我情不自禁地跳到"/>

人生入秋,白发也美!(深度好文)

  • 日期:10-22
  • 点击:(1223)


2019 src="http://static.1sapp.com/qupost/images/2019/10/16/1571239435468438488.jpg" />我情不自禁地跳到妈妈的怀里。我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我。她试图把我抱起来,但我紧紧地拥抱着妈妈,好像我害怕她会离开似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告诉过我妈妈这是为了什么。最强烈的感情很难表达,最脆弱的感情只能珍藏在心里。今天,我妈妈有一头白发,但是第一眼看到她的白发是令人难忘的。那种生活的感觉,那种悲伤,那种无助,就像我们不能把地上的落叶扔回到树枝上一样.

当我妻子给我带了一杯没有把手的染发剂和一把扁平的油刷,让我帮她染头发时,我的心感动了。为什么,我们这一代人生活的森林也开始落叶了?

我瞥了一眼她的头发,笑着说:但是两三根白发,为什么要小题大做呢?但是当我用手指撩起她的头发时,我惊讶地发现这么多白头发会埋在这黑头发里!我太粗心了,直到现在才发现。也是因为有这么多白头发,她被迫用这种颜色来掩盖年轻时的衰落。但是她显然有着黑色和精致的头发,她是如何一个接一个变白的?是在我无休止的忙碌、悠闲的交谈中,还是在我无休止的写作中?这是大地震后生活在屋檐下的悲惨岁月的结果吗?是因为我担心那场大病吗?那是一回事吗.差点伤了她的心,一夜之间突然生出这么多白发?黑发像青草,白发像干草。黑发像青草一样散发着诱人的生命气息,而白发像干草一样摇动着粗糙、荒凉和干枯的颜色。我能做什么才能把她美丽的黑发还给她?我急于把她所有的白发染成黑色。她说,“你把染发剂掉在我头上了吗?”我很震惊。赶快用眼皮噙着眼泪,不要让它再往下滴。有一次,我把剩下的染发剂给了她,并让她也给我染发。这种染料,年轻得难以置信!谁说时间很难回来,谁说青春很难回来,所以我加入了用染发剂恢复岁月的行列。但是染发变得越来越难了。不仅需要加工越来越多的白发,而且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白发不会从黑发变成白发,而是从衰老的生命深处长出来的。当染过的头发看起来像黑色靛蓝时,它们的根又变白了。无论你如何染色或覆盖它,它仍然是胡茬。生命的秋天像大自然的春天一样顽强。牢不可破的白发!一开始,它被仔细染色,不会漏掉一个。但是事情很忙,没有闲暇染头发,只好让它变灰。染而烦恼,不染丑,渐渐成了负担。这一天,邻居家的一位老人来看我。这位老人经验丰富,知识渊博,身体健康,看上去又聪明又年轻。他走进房间,坐在阳光下。一张照片震惊了我。不仅他的头发是白色的,而且他的胡子和眉毛都是白色的。在明亮的灯光下,它蓬松柔软,明亮透明,像银一样明亮,没有一点灰黑色。它真的很美!我忍不住说:我希望将来能培养你美丽的白发。我现在进退两难。老人听到这里,清亮的声音笑着对我说,“小弟弟,你很明白,你为什么在白发面前感到困惑?”孩子有不成熟的美,年轻人有健康和繁荣的美,你有中年人成熟的美,我有能随年龄自由冲淡的美。这就像大自然的四季一样,春天郁郁葱葱,夏天欣欣向荣,秋天五彩缤纷,冬天清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感和优势。没有人需要崇拜或模仿任何人。模仿一定会很累,甚至更累。人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默默死去。随它去吧,是的!所谓的“顺其自然”意味着享受它到来的季节。嘿,我不知道这对你是否有用,弟弟?当我听的时候,我感到宽广和快乐。摆一摆头,头上的头发来回闪光,就像摇动秋光的芦苇一样。

在人生的秋天,一个朋友指着他的头说:"啊,你为什么有白发?"听一听,笑一笑,不回答。有时我微笑着回答:“因为我头发上的色素已经到了信纸上。就这样,嘻Xi哈哈,糊里糊涂越过人生的坎,开始逐渐衰落。或者再试一次,爬一块板。当看着镜子里的白发时,人们有时会认真对待:第一根白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我的思想经常超越时间和空间,回到我的青春时代。当我和妈妈聊天时,她背对着窗户坐着。窗户开着,微风轻轻地无声地摇着她的头发。突然,她的一根头发被吹了起来。在傍晚的光线下,它是银色的,明亮的。是白发!这稀疏的白发在风中摇曳微弱,但它拒绝倒下,仿佛在呼唤我。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白发,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妈妈要老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我情不自禁地跳到妈妈的怀里。我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我。她试图把我抱起来,但我紧紧地拥抱着妈妈,好像我害怕她会离开似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告诉过我妈妈这是为了什么。最强烈的感情很难表达,最脆弱的感情只能珍藏在心里。今天,我妈妈有一头白发,但是第一眼看到她的白发是令人难忘的。那种生活的感觉,那种悲伤,那种无助,就像我们不能把地上的落叶扔回到树枝上一样.

当我妻子给我带了一杯没有把手的染发剂和一把扁平的油刷,让我帮她染头发时,我的心感动了。为什么,我们这一代人生活的森林也开始落叶了?

我瞥了一眼她的头发,笑着说:但是两三根白发,为什么要小题大做呢?但是当我用手指撩起她的头发时,我惊讶地发现这么多白头发会埋在这黑头发里!我太粗心了,直到现在才发现。也是因为有这么多白头发,她被迫用这种颜色来掩盖年轻时的衰落。但是她显然有着黑色和精致的头发,她是如何一个接一个变白的?是在我无休止的忙碌、悠闲的交谈中,还是在我无休止的写作中?这是大地震后生活在屋檐下的悲惨岁月的结果吗?是因为我担心那场大病吗?那是一回事吗.差点伤了她的心,一夜之间突然生出这么多白发?黑发像青草,白发像干草。黑发像青草一样散发着诱人的生命气息,而白发像干草一样摇动着粗糙、荒凉和干枯的颜色。我能做什么才能把她美丽的黑发还给她?我急于把她所有的白发染成黑色。她说,“你把染发剂掉在我头上了吗?”我很震惊。赶快用眼皮噙着眼泪,不要让它再往下滴。有一次,我把剩下的染发剂给了她,并让她也给我染发。这种染料,年轻得难以置信!谁说时间很难回来,谁说青春很难回来,所以我加入了用染发剂恢复岁月的行列。但是染发变得越来越难了。不仅需要加工越来越多的白发,而且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白发不会从黑发变成白发,而是从衰老的生命深处长出来的。当染过的头发看起来像黑色靛蓝时,它们的根又变白了。无论你如何染色或覆盖它,它仍然是胡茬。生命的秋天像大自然的春天一样顽强。牢不可破的白发!一开始,它被仔细染色,不会漏掉一个。但是事情很忙,没有闲暇染头发,只好让它变灰。染而烦恼,不染丑,渐渐成了负担。这一天,邻居家的一位老人来看我。这位老人经验丰富,知识渊博,身体健康,看上去又聪明又年轻。他走进房间,坐在阳光下。一张照片震惊了我。不仅他的头发是白色的,而且他的胡子和眉毛都是白色的。在明亮的灯光下,它蓬松柔软,明亮透明,像银一样明亮,没有一点灰黑色。它真的很美!我忍不住说:我希望将来能培养你美丽的白发。我现在进退两难。老人听到这里,清亮的声音笑着对我说,“小弟弟,你很明白,你为什么在白发面前感到困惑?”孩子有不成熟的美,年轻人有健康和繁荣的美,你有中年人成熟的美,我有能随年龄自由冲淡的美。这就像大自然的四季一样,春天郁郁葱葱,夏天欣欣向荣,秋天五彩缤纷,冬天清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感和优势。没有人需要崇拜或模仿任何人。模仿一定会很累,甚至更累。人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默默死去。随它去吧,是的!所谓的“顺其自然”意味着享受它到来的季节。嘿,我不知道这对你是否有用,弟弟?当我听的时候,我感到宽广和快乐。摆一摆头,头上的头发来回闪光,就像摇动秋光的芦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