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书法,还是要看些理论书籍的

  • 日期:09-02
  • 点击:(1535)


  薛明辉2019.8.8我要分享

  

  临黄道周

  8月8日,立秋。这天气说来也怪,一旦立秋,便觉得凉快了许多,身上也不是粘乎乎的,感觉还是不错。断断续续下了一周的雨,今晨放晴,便迎来了己亥的立秋,这一年已经过了百分之六十了。

  晨起,作顺口溜二首:

  其一晨起觉凉意披襟宿雨收蝉犹高树唱转眼又一秋其二

  八月八日逢立秋凉风渐起暑气收书斋独坐且弄翰窗外蝉鸣犹不休昨晚在网上搜了孙晓云的《书法有法》,关于笔锋的论述,她是这样说的:

  “我母亲叫我只将笔毫泡开三分之一,仅用笔尖上的毫。我母亲说,她小时就是这样用毛笔的,那时的上辈人都是这样教的。我后来翻看明代董其昌、查士标以及明末清初的一大批书画家的墨迹时,总是见他们大约写四五个字墨就枯了,再蘸墨。这往往是由于小笔写大字之故,但见他们笔画圆润、饱满,完全不像是尖小的笔所书。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像我妈教我的那样,用较大的笔,只泡开笔尖用。”孙晓云的母亲,是著名的金石学家、文字学家朱复戡的女儿。朱复戡教育女儿如此用笔,肯定自有道理,也不是随便说的。看来这种发笔只发笔尖的做法,由来已久,按孙晓云的推断,最起码是明朝的书法家就是这样用笔的。我只用笔尖的方法,倒不是跟孙晓云学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摸索,很久以来,自己下意识地一直这样写,但没有从来没有总结过。某天,见一个书法家挥毫,发现他的毛笔几乎从来不刷,就是平放在案头。用的时候只将笔尖蘸开,就开始写字了。他写的小行书,写扇面都是用的这笔。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毕竟我平时是刷笔的。直到我看过《书法有法》这本书后,才知道人家名家也是这样用笔的。不要将笔刷的太干净,是叶华延先生告诉我的。十多年前,我在京师邂逅叶先生,蒙先生不弃,赠送我毛笔若干。其中有两支好一些,是北尾狼毫,红木杆的。叶先生在笔杆上刻了我的名字留念,并告诉我,新笔不要洗的太干净,要留些余墨,这样笔的腰力才足。回登后,就按叶先生的方法使用,效果果然不凡。有几支笔,我前年时候才用,用秃之后,我还打电话问过他,准备再买一些用。但他已经不记得我了,只是将他儿子的电话给我。我联系了一下,大概一支一百多元,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了。至今还能记起叶华延先生的样子,当年他也就是50多岁,说话声音很轻,长发长须,戴了金丝边的眼镜,穿了蓝布的中式裤褂,看上去像方外之人。叶先生人称江南笔王,1949年生人,今年也是古稀老人了。我把《书法有法》的电子版放在原文链接处,您自己可以看看。

  

  

  梦溪笔谈选抄

  

  局部

  

  局部

  

  继续售笔,具体如下:

  一、一百元三支,包邮。

  二、单支售价50元,包邮。

  三、西藏、新疆、内蒙、甘肃、香港、台湾等地,需要补邮费10元。

  四、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付款,然后本公众号内短信、留言告知地址、姓名、电话。

  好东西大家分享,

  我为自己代言,良心推荐。

  数量不多,欲购从速!

  

  收藏举报投诉

  

  临黄道周

  8月8日,立秋。这天气说来也怪,一旦立秋,便觉得凉快了许多,身上也不是粘乎乎的,感觉还是不错。断断续续下了一周的雨,今晨放晴,便迎来了己亥的立秋,这一年已经过了百分之六十了。

  晨起,作顺口溜二首:

  其一晨起觉凉意披襟宿雨收蝉犹高树唱转眼又一秋其二

  八月八日逢立秋凉风渐起暑气收书斋独坐且弄翰窗外蝉鸣犹不休昨晚在网上搜了孙晓云的《书法有法》,关于笔锋的论述,她是这样说的:

  “我母亲叫我只将笔毫泡开三分之一,仅用笔尖上的毫。我母亲说,她小时就是这样用毛笔的,那时的上辈人都是这样教的。我后来翻看明代董其昌、查士标以及明末清初的一大批书画家的墨迹时,总是见他们大约写四五个字墨就枯了,再蘸墨。这往往是由于小笔写大字之故,但见他们笔画圆润、饱满,完全不像是尖小的笔所书。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像我妈教我的那样,用较大的笔,只泡开笔尖用。”孙晓云的母亲,是著名的金石学家、文字学家朱复戡的女儿。朱复戡教育女儿如此用笔,肯定自有道理,也不是随便说的。看来这种发笔只发笔尖的做法,由来已久,按孙晓云的推断,最起码是明朝的书法家就是这样用笔的。我只用笔尖的方法,倒不是跟孙晓云学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摸索,很久以来,自己下意识地一直这样写,但没有从来没有总结过。某天,见一个书法家挥毫,发现他的毛笔几乎从来不刷,就是平放在案头。用的时候只将笔尖蘸开,就开始写字了。他写的小行书,写扇面都是用的这笔。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毕竟我平时是刷笔的。直到我看过《书法有法》这本书后,才知道人家名家也是这样用笔的。不要将笔刷的太干净,是叶华延先生告诉我的。十多年前,我在京师邂逅叶先生,蒙先生不弃,赠送我毛笔若干。其中有两支好一些,是北尾狼毫,红木杆的。叶先生在笔杆上刻了我的名字留念,并告诉我,新笔不要洗的太干净,要留些余墨,这样笔的腰力才足。回登后,就按叶先生的方法使用,效果果然不凡。有几支笔,我前年时候才用,用秃之后,我还打电话问过他,准备再买一些用。但他已经不记得我了,只是将他儿子的电话给我。我联系了一下,大概一支一百多元,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了。至今还能记起叶华延先生的样子,当年他也就是50多岁,说话声音很轻,长发长须,戴了金丝边的眼镜,穿了蓝布的中式裤褂,看上去像方外之人。叶先生人称江南笔王,1949年生人,今年也是古稀老人了。我把《书法有法》的电子版放在原文链接处,您自己可以看看。

  

  

  梦溪笔谈选抄

  

  局部

  

  局部

  

  继续售笔,具体如下:

  一、一百元三支,包邮。

  二、单支售价50元,包邮。

  三、西藏、新疆、内蒙、甘肃、香港、台湾等地,需要补邮费10元。

  四、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付款,然后本公众号内短信、留言告知地址、姓名、电话。

  好东西大家分享,

  我为自己代言,良心推荐。

  数量不多,欲购从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