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新闻

“境生于象外”——张成油画展
2013-05-30

 

主办单位:北京文创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中国宋庄艺术品交易网

展览地点:北京市通州区宋庄公共服务平台一层大厅

展览时间:2013年5月28日——2013年6月28日

策展人:韩昆哲

 

 

境生于象外

——读张成的油画

 

彭锋

 

       张成的油画,以其对美、诗意和意境的追求,在今天画坛显得十分清新。在强调批判性、观念性和新异性的当代艺术概念影响下,许多绘画已经越出了绘画的边界,以非绘画和反绘画自居,令人不堪卒读。尽管张成生活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心北京宋庄,却能够做到“独善其身”,以至于“出污泥而不染”,这是如何可能的呢?

       当代艺术之所以走向批评性、观念性和新异性的道路,原因在于艺术家们发现,在传统的艺术如绘画和雕塑等领域,已经没有用武之地。那里的技术难题业已解决,所有可能都被穷尽。如果再在其中耕耘,就纯属自娱自乐,不再有创造性可言,难以称得上艺术家。这种推崇独创性、专业性、精英性的艺术概念,源于18世纪欧洲,今天已经为全世界接受。先不检讨这种艺术概念在非欧洲文化中的合法性问题,我想强调的是,正是因为艺术概念的迁徙,让貌似盖棺定论的绘画,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呈现了新的可能。对于中国油画界来说,如何用油画来体现中国美学中诗意和意境,就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难题。张成之所以能够做到“独善其身”乃至“出污泥而不染”,原因在于他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

       张成师从著名油画大师张钦若先生。在油画的中国化过程中,张钦若先生发挥了重要作用。从20世纪上半期开始,刘海粟、林风眠、庞薰琹等老一辈艺术家在油画的中国化道路上,发挥了开创性的作用。随后吴冠中、苏天赐、张钦若以及海外的赵无极、朱德群等先生,将具有中国韵味和意境的油画发扬光大。张成得到张钦若先生悉心指教,决意沿着油画中国化方向走出自己的路子。

       艺术与科学不同,它更多地与文化传统、语言习惯和个人心理有关。跨文化的艺术传播,会由于新因素的加入或者不同文化基因的杂交,而引发新的问题,这些新问题的解决往往会推动艺术的发展,导致艺术的繁荣。因此,一种艺术形式在新的文化语境中的生长,或者外来艺术形式的本土化,比科学技术的传播要困难得多,引起的变异也要大得多。如果我们摒弃直线式的进化论历史观,把艺术在不同文化传统之间的周游视为艺术发展的轨迹,那么艺术家们就不用担心没有新的问题可供解决,没有新的可能可供实现,因为这种周游式的发展,可以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万世不竭。尽管经过老一辈艺术家的辛勤工作,油画在中国的本土化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推进,但是并不是所有问题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撇开中西漫长的绘画传统不说,就最有代表性的西方具象油画和中国写意水墨来说,我们很容易发现它们之间的差异。中国绘画的对象不是现实的物象,而是心中的意象,用郑板桥的术语来说,是胸中之竹,而不是眼中之竹,是经过画家改造、变形而创造出来的形象,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超现实的形象。中国画家对心中意象的把捉,目的不是再现或者记录现实,而是表达心灵寄托。对此,前辈油画家们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并且做出了成功的尝试。张成的油画也是以意象为主。尽管张成也写生,但是眼前的景物更多的只是起触发作用,而不是描绘的对象。在经过现实景象的触发之后,张成便让自己的想象力驰骋,按照形式美的规律来营造自己的形象,因此张成描绘的多半不是现实景象,而是心中意象,是心灵的风景,而非现实的风景。现实的风景可以用照相机来捕捉,心灵的风景只有靠绘画来探索。在这种意义上,张成的风景是美的。这种美不是源于自然的发现,而是源于心灵的渗透。就像黑格尔非常自信地指出的那样,“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艺术美高于自然。因为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和再生的美,心灵和它的产品比自然和它的现象高多少,艺术美也就比自然美高多少。”总之,张成的风景绘画的美,与他所描绘的现实风景无关,与他的心灵世界有关。

       中国绘画之所以很早就能满足于意象营造,而不受现实的羁绊,原因在于中国艺术家很早就发现了绘画语言本身的审美特质。由于书法的影响,中国画家喜欢用线条造型,形成了推崇书写性的传统。线条的运动具有节奏,韵律,力度以及方向性等特征,这些特征与绘画对象无关,从而形成了中国画特有的气势、气韵、笔意等自律的审美特征。这种绘画语言,是富有诗意的语言。20世纪哲学家古德曼认识到了艺术语言的独特性,认为艺术的关键不是表达对象,而是表达方式。艺术语言是一种具有感性密度的语言。也许中国美学对待艺术语言的认识可能与古德曼有所不同,但是重视艺术语言本身的审美特征却是惊人地一致。当年邹一桂贬低西洋画时,他也承认西洋画所具有的卓越的写真能力,但是在邹一桂看来,如果不使用艺术语言,即使能够做到以假乱真,最多只能说是照片,而不能说是绘画,因此他贬低西洋画“笔法全无,虽工亦匠,故不入画品”。张成在表达心中意象的时候,非常注重语言的提炼,从中国画的笔法和墨法中获得启示,形成了具有自己鲜明个人色彩的绘画语言。张成绘画中的诗意,与其说与所画对象有关,不如说与他的绘画语言有关。用张成的绘画语言,能够将了无生趣的对象,描绘得诗意盎然。

       张成近来的绘画,有向抽象方向发展的趋势。但是,与西方抽象绘画中的形而上传统不同,张成的抽象始终没有离开具体的形象。这种抽象而不离形象的方法,与中国美学推崇的“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的追求十分类似。画家兼批评家王兵,用“象外之象”来概括张成油画的特征,是十分中肯的。如同庞朴先生总结的那样,中国美学追求的超越,不是形而上的超越,而是形而中的超越。中国美学追求象外,但象外依然是象,是大象而不是抽象。对于这种大象,中国美学也称之为境或者意境。张成近来的作品疏于形象塑造,而追求气氛渲染,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对意境的追求。尽管我们很难将意境归结为某种物象,但却能从中感觉到某种明显的情感特质。用《二十四诗品》中的术语来说,它们或雄浑,或飘逸,或冲淡,或旷达,或劲健,或疏野……这些用来描述情感特质的术语,不仅可以用来描绘作品所呈现的意境,而且可以用来描绘人生所达到境界。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叶朗先生认为,意境与意象的区别,在于前者体现了一种人生感、历史感和宇宙感。我们在张成近期的作品中,看到的那种大气磅礴、元气淋漓、自然氤氲、纵横捭阖等等的感觉,其实就是我们对人生、历史和宇宙的某种感悟,是我们对张成作品中的意境的体会。

 

 

 

2012年7月9日于巴黎

 

推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