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密选择主动决战王奇才,开始彻底走向不归路

  • 日期:07-18
  • 点击:(1147)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跟乡村地区常见的跳大神没什么区别了。“姬旦”同志表示,此番降临不为别的,只是想传达一个消息,那就是仆射(即王世充)务必立刻马上讨伐李密,打了大家就会得大胜,不打大家就会得大病(且还是致命的那种)。

  李密选择主动决战王奇才,开始彻底走向不归路

  说完,巫师再次晕倒。

  听完,王世充的兵跪倒一大片:请将军出战!

  动员,就是这么简单!

  王世充满意地结束了祭祀活动,他从踊跃请战的士兵中挑选出了两万人的精锐,此外又精选出战马两千匹,强化了部下的骑兵。一切准备都已就绪,只等即将到来的最终对决。

  我这就来了,李密。

  自从得胜归来,李密的烦心事就没有断过。本来说好要入朝辅政的,谁知才走到温县,就得到了王世充杀掉元文都、卢楚等人的噩耗,于是不得不回金墉城。本来正赶上王世充走霉运了(洛阳城内闹粮荒),谁知硬没扛过长史邴元真等人的轮番劝说,于是不得不批准了与洛阳城的衣服换食品计划。又本来想要密切军中各部关系,就优先厚待新归附的士兵,以期鼓舞整体士气,谁知却导致了瓦岗军旧部心生不满,于是又不得不四处走访,协调矛盾。

  终于,上面的诸多琐事全搞定了。老邻居王世充也打过来了。

  李密选择主动决战王奇才,开始彻底走向不归路

  虽说是王世充主动打过来的,但是战争的主动权却掌握在李密的手中。因为李密知道,对手王世充此次的全力出击并没有看上去那样难以应付,只要自己按兵不动,先倒下的一定是对方。一切只因王世充有着同宇文化及相同的弱点,缺粮。

  据史料记载,当时洛阳城内的米价是“米斛直钱八九万”,由于本人数学不是很好,就请人帮忙算了下,得到的答复是这种水平相当于今天花七八千元才够买三百斤左右,那真是实实在在的天价米。

  洛阳的高米价在当时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因此在李密开作战会议时,老将裴仁基就明确提议乘王世充倾巢出动之机,分兵切断对方东进的所有交通要道,再挑选三万精兵去打洛阳,逼王世充回援。然后就敌进我退,敌来我还来。总之要让王世充在两地间不断做折返跑,直到累死丫的。

  李密同志认为裴仁基老同志说的很对,不过在李密看来,要赢可以更简单。李密表示,目前王世充的军队虽然有器械精良、意志坚定和求战心切这三大特点,但我们只要凭城固守,坐等敌人粮尽自乱就可以了。就此,李密还做出一个预断,坚守不战的话,不出十日,敌人必定走投无路,王世充本人的脑袋届时可以挂在我们的旗下了。

  按照以往的情景,裴老同志和魏公大人先后发言并达成高度一致后,在场的将领应报以热烈的掌声并坚定的下去执行。然而这一次是个例外。

  李密选择主动决战王奇才,开始彻底走向不归路

  李密的发言刚刚结束,当场就有人站出来表示反对,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据载,反对派的主要成员有岭南骁果军主将陈智略、江淮短矛兵主将樊文超、外马军骠骑主将单雄信(以下省略若干人),基本上占据了在场与会者的大多数(欲战者什七八)。

  李密不是一个容易向多数派妥协的人,然而这一次同样是个例外。因为这段日子的经历已经让李密深刻地认识到,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所以这回李密首次放弃了坚持自己正确意见的原则,选择了向人多的一方妥协,出战。

  从失败走向成功必须杜绝任何失误,而从成功转向失败往往只需要一次失误。

  虽然只有一次,但事实证明这是李密彻底走向不归路的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决定了瓦岗军最后走向的重要会议结束后,李密手下一个掌管文书的年轻人得知李密决定出战的消息当即大吃一惊,他随即主动找到了李密的长史郑颋,说道:“魏公虽然刚刚得胜,但我军的精锐也损伤殆尽。加上现在我们不掌握府库,不能及时奖赏有功的将士,大家的士气本不旺盛。因此考虑到现状不如深挖沟,高垒墙,耗他粮,等王世充粮尽退兵,我们就可稳操胜券。所以恳请您奉劝魏公,不要出战。”

  长史郑颋面无表情地瞅了瞅跟前的年轻人,淡淡地回了一句:“你这些都是老生常谈!”

  这是一个极为明显的警告,其中基本包含:“你哪位?我很烦!快走开!”这些主要的讯息。

  李密选择主动决战王奇才,开始彻底走向不归路

  没成想,对面的年轻人却做出了让他意想不到的回复:

  “这是奇谋深策,何谓老生常谈?!”

  言罢,拂袖而去。

  只留下郑长史在风中凌乱。

  “你这个人,这么冲的个性,也就我脾气好,不然你早晚要找倒霉的!”

  郑颋看着远方渐渐模糊的身影,气得浑身发抖。

  这个在当时默默无闻的年轻人,从某种程度上讲应该是辜负了郑先生,因为在他此后的一生中一直没有改掉言行很冲的坏毛病。然而从另外一种程度上讲,他也远远超出了郑先生的预料,因为他将在不久的将来遇到那个能够包容自己很久很久的人,并由此充分发挥自己善于提意见的特殊才能,进而超出同时代的几乎所有人,至今仍为后世津津乐道。

  因为这个特立独行的青年,他的名字叫做魏徵。

  魏公李密的出战决心最终没有再动摇。于是似乎就在命运之神的指引之下,李密率领着他的大军来到了北邙山脚下。如果说童山是见证了李密的梦想发光变亮的地方,那么北邙山将会见证李密的梦想归于黯淡。

  作为瓦岗旧将中坚定的主战派,单雄信此次被安排率领外马军驻扎在偃师城北,与山上的李密大营遥相呼应。而王世充选定的首攻地点正是这里。

  为保证一举击破单雄信的外马军大营,体贴的王世充特意从自己的两千精骑中再次进行了一次严格的遴选,最终组织了出了一支更为精锐的骑兵特遣部队前往偃师执行破袭任务。

  记得一个经典的小品里有这么一句名言:浓缩的都是精华。我觉得王世充的这支骑兵部队恰好是个合适的例子。虽说人数不过数百,但冲击力极强,打得很猛。居然连在瓦岗军中号称“飞将”的单雄信单二哥也不是对手,险些被这群骑兵打飞。要知道,在中国历史上猛将虽然很多,但是能称作“飞将”的人却极少,在单雄信前,“飞将”这一称呼只属于过一个人:吕布。(注:李广是飞将军)

  既然飞将差一点硬着陆,那么就派“万人敌”去帮手吧。

  “万人敌”的名字叫做裴行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