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偏心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来看看春秋第一桩公案

  • 日期:08-08
  • 点击:(858)


?

  在西周末期,郑国实际上还只是畿内的一个小诸侯国,其开国君主为周厉王的庶子(周幽王的叔父)郑桓公,周幽王时期的西周已经摇摇欲坠,而郑桓公不愿意和这样的西周共存亡,于是极力向东寻求土地,最终在虢郐之间寻得了一点土地做为未来郑国的立脚点。

  周幽王真的是很作,他不仅废嫡立庶,把申后和太子姬宜臼废了,扶立褒姒及其子姬伯服,更是在771年攻打申国,申侯气不过,于是联合缯国和犬戎共同攻打周幽王,在骊山脚下,周幽王失去了他的生命,而郑桓公因为保护周幽王也一同被杀。郑桓公的儿子掘突以及秦国、卫国、晋国跑来救援,顺利打跑了犬戎,然后辅佐姬宜臼继位,并迁都洛邑,东周开始,而掘突被立为郑国的新任君主,是为郑武公,因功做了东周的卿士,可谓当时最大的赢家。十年后,郑武公迎娶申国公主武姜,史书对武姜的记载并不多,但其产生的影响却极为深渊,因为她为郑武公生了两个儿子。

  

  长子为寤生,即后来的郑庄公,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意思,武姜在生他的时候可能遇到了难产,或者睡着了生下来的,然后吓了一跳惊着了,总之武姜受了一些折腾,然后就给这个儿子取名寤生,武姜始终和寤生亲近不起来,明明是母子,却陌生的很,而几年后,武姜又生下了共叔段,那叫一个疼爱。如果不是确定寤生就是武姜生的,还真会以为她就是一个后妈。

  在武姜的偏心下,两个孩子很快长大,寤生被立为继承人,这让武姜一度很不爽,她满心里想让共叔段继位,但在郑武公生前,无论武姜怎么劝说,寤生的地位都没有动摇。公园前743年,郑武公去世,郑庄公顺利继位。武姜见已成定局,于是开始为共叔段谋划未来,她找到郑庄公,希望将制地封给共叔段,但制地易守难攻,属于军事重地,郑庄公以虢叔曾死在该地拒绝了,但武姜还不死心。又提出把京地封给共叔段,郑庄公知道自己的母亲不好打发,于是答应把京地给共叔段做封邑。

  

  但实际上京地也是一个大城,它的规制按理来说是不应该外封的,只是武姜有备而来,郑庄公无法拒绝,蔡仲对此提出建议,希望早早处置共叔段,防止将来出现动乱,但郑庄公只是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放任共叔段不管。共叔段在京地确实很嚣张,他让西部和北部的两邑服从自己,不断扩大地盘,公子吕对郑庄公表示一国不容二君,政令只能出自一人,否则就会大乱,但郑庄公依旧没有处置共叔段,而是继续纵容。

  一直等到共叔段修缮工事、准备粮草、整顿装备,并和武姜约定了攻打郑国的时间,武姜做为内应到时候会为自己的幼子打开城门。但是两人不知道的事,郑庄公早已知道了一切,他亲自把自己的弟弟养成了一只老虎,只等对方扑过来的时候,他好有充分的理由反扑,并一招致命。很快,共叔段大败,一直被追赶着逃到了共国。

  

  郑庄公站在了舆论的制高点,将自己的母亲武姜迁往城颖,并对着武姜发誓不到黄泉,绝不再见。二十多年的隐忍在这一刻全部倾泻而出,但不过过了一年,郑庄公就后悔了,只是誓言言犹在耳,他没办法打破,好在这个时候颍考叔来给郑庄公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挖个隧道,通到泉水,在隧道里相见就可以了。于是郑庄公马上派人去弄,和母亲武姜在隧道里相见,其乐融融,真情也罢,假意也好,这对母子终于冰释前嫌了,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四姑娘宁愿相信他们是因为亲情的牵绊而离不开对方,而不是所谓的政治需要,但往往后者才是事实。

  这个故事在《春秋》中只有六个字:郑伯克段于鄢。简单至极,又复杂如斯。一个母亲可以偏心,实际上一碗水端平的情况很少,但偏心的程度不能太过,否则就会让这个家庭不得安宁。如果这个家里恰好有皇位要继承,那危害就更大了,比如窦太后之爱梁王、杜太后之爱赵光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