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科学揭示物质,意识研究远远不够,难解修行者神秘手段

  • 日期:08-29
  • 点击:(1010)


  小说:现代科学揭示物质,意识研究远远不够,难解修行者神秘手段

  这怪物怒吼一声,滔天的威势辐射,宛如口含天宪的真命天子,言出法随,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张玄正顿时如受重击,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急急吟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同时剑指快速在空中写画,随之他背后似乎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拔乱反正的气息浓烈,把张玄正的身体加持得大义凛然,无所畏惧。

  与此同时,般若长老身后也隐约出现佛光,悲智双运,拥有大智慧、大慈悲、大法力,菩提无树,明镜非台,心无一物,不惹尘埃。

  陈道长则仿佛有星辰加持,头上星空隐约可见。他开言道:“张老大,般若长老,这魔头分神出来了,趁它还不适应,赶紧灭了,不然大麻烦!”说完,扣住箭尾的手指一松,亡归箭随即发出频率异常高速的颤动,飞行之处周围空间顿时变得稀薄起来,似乎把空气都排尽了。因为速度太快,反而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一切都瞧得十分清楚。

  那怪物磔磔而笑,说你们这些蝼蚁,真不知天高地厚,我——天地气运之主,能让你们灭掉?一张口,尖利的牙齿后面呈现出极度浓郁的黑暗,任凭亡归箭射了进去。同时双手结印,所在虚空顿时涌出无尽的黑色液体,这些液体却又能象云雾一样悬浮在空中。

  吕洞宾立刻感应到里面活动着无数的鬼魂,它们经历的各种痛苦,叠加压缩,化为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涛,汹涌澎湃,回荡冲击,似乎能毁灭一切。

  “地狱苦海!”陈道长惊喊。

  无数鬼魂积累的痛苦化作能量,会直接勾动人的灵魂,这属于另一层次的攻击,不是此刻的他所能理解的。

  他就觉得自己受到极大的吸引,倏然飞起扑向那怪物造就的地狱苦海,而回头下视,自己又明明躺在那里,刹那明白,那是自己的灵魂被吸引出窍。

  一进入苦海之中,到处鬼哭狼嚎,让人心生大恐怖。到处压力巨大,给人以辗轧般的感受,痛不欲生。

  他紧念六甲秘祝,压力稍减,随即感应到数缕熟悉的气息,追随上去,赫然发现竟是自己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他们无一例外都很痛苦的样子,吕洞宾喊他们,他们却不认吕洞宾,竟对他发动攻击。

  吕洞宾又惊又怒,惊的是亲人不认识自己,怒的是这怪物实在该死,竟然禁制自己亲人的灵魂,令他们不得入于轮回。

  当下睚呲欲裂,躲开亲人灵魂的攻击,全力向外冲去,一心想要突破苦海,找到始作俑者,食其肉、喝其血。可茫茫苦海,无边无际,连方向都确定不了,何谈出去。

  吕洞宾越发愤怒,意识仿佛要炸开的感觉。就在这时,不知怎回事儿,突然一丝灵犀生出,让他意念刹那变得清凉无比,而苦海里立刻发生海啸一般的反应,无数鬼魂疯狂逃开,在他周围留下一个大大的虚空。

  接着就听到那佛使十分难受地叫了一声,苦海刹那竟被打破,但见张玄正的剑指一下点在它的胸口,般若长老一记宝瓶印印在它的小腹上,陈道长则一掌击在它的头上。

  吕洞宾隐约明白,这佛使令自身意识形成苦海,里面都是极为纯净的鬼魂能量,暂时把周围所有意识全部以淹没的形式禁制,可是没想到自己这边出现意外,突然生出一丝灵犀,竟然不受苦海压制,从而引发事故。

  这就好比一位巨人,金刚不坏,力大无穷,掌控一切,无人能敌,可是体内突然生出病变,急性痢疾,嘿嘿——后果可想而知。

  那佛使狂躁不已,下边的恶面露出獠牙,浑身黑气暴涌,数只手瞬间抓住了三人。三人十分清楚到了异常危急关键的时刻,各自使尽全力,与它硬抗。

  佛使磔磔而笑,对着还飘在虚空中的“吕洞宾”一张嘴,“吕洞宾”立刻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作用,随即飞过去。

  “不好,它要夺取先天之体!”张玄正慌乱之极,但眼睁睁看着却不敢撒开手,显然它们修为上的对抗已经到了白热化。

  “吕洞宾”眼见就到了那怪物嘴边,这时也什么都明白了:自己不知该庆幸还是悲哀,身子竟是什么先天之体。很显然,这个邪恶的佛使若得到自己,修为立马如虎添翼,不可估量!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一声:嗡、缚日罗、陀都、宗!随即一团金光把他裹住。

  佛使咬牙切齿,口里发出某种频率的声波,刹那间吕洞宾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现出身,向吕洞宾发出强烈的哀求,让其随他们而去。

  这种至亲至爱的恳求吕洞宾说什么也控制不住,猛烈挣扎起来,要摆脱了金光会合他们。

  般若禅师突然撇开对佛使的直接纠缠,双腿盘坐起在空中,口里不住念诵起经文来,而那经文竟然呈可视的形状飞进吕洞宾四位亲人的灵魂中。

  四人刹那变得平静,继而面露微笑,似乎明白了一切因果,悟得菩提,烦恼尽去,不约而同一齐向般若禅师恭敬行礼,接着消失在虚空。

  而般若禅师却被那已经狂暴之极的佛使三只手抓住,硬撕下他一只手臂来。

  般若禅师却面不改色,口诵佛经,用另一只手掏进左胸,旋即竟然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掏出,一下送进佛使嘴里,然后浑身金光大放,把佛使完全笼罩在里面。

  张玄正发一声喊,陈道长,我们一块儿发力,干掉这家伙!

  随之就听轰的一声,佛使的躯体炸得粉碎,一粒大米大小的星光从佛使躯体爆炸的位置飞出。

  “吕洞宾”就在前方,无暇多想,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抓住它,弄死它,为般若禅师报仇。电光石火间猛一探头,恰好对准那粒星光,但觉喉咙一热,已经把那粒星光吞食,同时感到自己受到一股向下的力量吸引,不由自主坠落下来,与本来的身躯合二为一。

  那粒星光在体内没头没脑地飞蹿,一会儿到这儿,一会儿到那儿,而且灼热异常,引起的疼痛令他浑身剧烈痉挛,几要晕去。他下意识催运丹田气息进行对抗,惊喜发现,原来的受到的禁制已经解开,气息可以如意运行,然而并不能控制住那粒星光。好在那粒星光一番乱窜之后,最后好象找到了归宿一般,一下进入吕洞宾的意识海,随即安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