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

  • 日期:08-29
  • 点击:(782)


  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

  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

  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

  中国教育正在不断发展,教育投入不断加大,教育教学质量不断提高,教育对社会发展的贡献越来越大……但同时,教育问题也越来越突出,人们对教育的满意度似乎并没有随着教育总体的发展而越来越高。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教育是国之大计,关系到国家民族的未来,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工程,怎么重视也不为过;而对于学校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来说,有了国家提供的保障,他们最需要的,就应该是安安静静地做教育和受教育。

  然而,我们的教育,总是在折腾,总是很焦躁,总是安静不下来。全社会都在关心教育,这种关心似乎不是为了促成教育回到本源的状态,让每一个人公平地、安全地受到教育的普惠,而是各自带着利益的输送和考量,从这个庞大而复杂的工程中攫取利益。处在上层的管理者,包括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里的管理者,希望拥有更多有形和无形的教育资源,并利用自己可以占有和控制的教育资源,帮助自己提升政绩;处在下层的教师和家长,在得不到公平和安全保障的情势下,希望得到更多更现实的利益,比如到好的学校工作,比如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好的学校——好的学校,也就是占有更多优质资源的学校;还有更多直接间接的经济利益方,比如培训机构、私立学校等,利用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和家长在生存竞争下的焦虑心理,获得更多经济利益,比如冠以教育研究、开创、与国际接轨、赢得未来等等之名的先进理念、模式贩卖者,抓住教育管理者对政绩的渴求心理,绑架学校和家长,获得经济利益……

  网上热搜、现实关切的教育的种种是非,都是教育安静不下来的具体印证;还有很多安静不下来的表现,只有身处其中的教育者才能看见和感受得到。

  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

  山东大学是不是有点冤

  最近,山东大学的“学伴”制度成为了热搜,大学网站为一名骨折留学生招募25名中国学生陪护的公告也被晒到了网上。但是,我们从山东大学的“致歉信”中,似乎可以读出他们觉得自己有点冤。为什么冤?因为学伴制度是“国际”上认可和通用的做法,哥大这样顶尖学院也有嘛;因为大量引进留学生是为了提升国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这是响应国家政策嘛;因为别的高校都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山东大学呢……

  的确,“我们国家要主动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大量引进和培养各国留学生,尤其是高素质的来华人才,是必须的。再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文化交流和国际友谊,不都需要这种政策的支撑吗?

  但是,无论是山大还是其他大学,需要思考的是,好的政策用好了吗?各个大学是利用政策红利来谋取私利还是真正地培养友好使者和高素质的为我所用同时造福“全球”的人才?可能,引进多少留学生并不重要,重要的应该是培养什么样的留学生和怎样培养留学生。为了吸引更多的留学生,而不惜牺牲中国学生的利益、伤害中国学生的尊严和感情,最终得来的是什么?大学管理者眼前的利益、政绩难道比国家的利益、未来更重要?

  有人指出,山东大学“学伴”争议的背后,是中国大学一场“国际化”的“军备竞赛”。为什么各个大学对“国际化”如此热衷,为了吸引留学生,在国家已有的奖励政策基础上又想出了各种“讨好”留学生的奇招?因为大学国际化程度是对各大学进行考核评估的一个重要标准,考核得分高的,高校不仅能得到荣誉利益,还能得到经济利益,高校的领导也能得到更加现实的好处。在目前的行政考核评估体制下,考核评估的结果几乎等同于高校的政绩。政绩就是硬道理,高校想方设法提升“国际化”水准,也就顺理成章了。不仅是高校,基础教育的督导评估,重视各种档案资料的规范齐整,重视分数的高低,根据考核得分将学校分为三六九等(一类二类三类),且直接与奖励的多少挂钩,而不是深入一线,合理评估学校师资、生源、课程实施、硬件建设的实际情况,为学校教育解决实际问题提供必要的帮助。这就导致了基础教育中的学校经常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造资料”,为了迎合考核督导,影响了真正要着力的教育教学工作。

  正是这种非常态下的政绩心理,催生了各种奇葩事件,比如山东财经大学强行让国内学生为留学生腾寝室。这件事虽然及时被曝光,迫使山东财经大学叫停了腾宿舍的“迎宾”义举,但是不得不让人进一步联想,如果腾宿舍工作顺利执行,学校会不会在寝室门口立上一方牌子,上面写着:“……不准入内”。或许,这才是社会舆论最大的担忧。

  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

  大学到底应该靠什么吸引留学生,到底应该靠什么赢得“国际化”。到底怎么做才能得到国人和国际的尊重?我想,答案应该是明确的。大学应该是安安静静做教育、认认真真搞学术的地方,应该靠培养人才、出学术成果立校,而不是靠制造让人匪夷所思的新闻赢得关注。做真教育的大学,应该是安静的,是学习、研究氛围浓郁的,从一草一木到每一个建筑,从一言一行到每一个举措,都让人感受到独立之精神,活跃之思维,学研风气之正直,人文气息之厚重,令人敬畏又心生向往。

  山东大学冤吗?山东大学自己可能更清楚,因为他们到底把精力放在哪里,他们取得了多少真正让人骄傲的教育科研成果,自己是心中有数的。其实,每一所大学对自己都应该是心中有数的。

  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

  基础教育学校为什么热衷于“竞争”

  中国教育发展的大环境是令人乐观的,因为政府越来越重视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越来越重视教育的均衡发展,越来越重视关键领域改革,为提高教育质量创造条件……在这样积极的环境中,按理来说,每个学校应该做的事是沉下心来安安静静做教育,现实却是大家都安静不下来。

  为什么学校安静不下来?什么都争着“进校园”是一个原因,“表哥表弟”多不胜数是一个原因,学校自身追求升学率追求特色热衷“创新”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追求升学率追求特色热衷创新,让很多学校像打了鸡血一样热衷于各种名目的“竞争”,即使没有什么官方或民间组织的竞赛活动,也要用竞技体育的思维来办教育。这些“竞争”名目繁多,比如高考中考,重点录取率竞争不过假想敌,就看看状元能不能压倒别人,总要找到一种数据证明自己的成果斐然;常规教育教学活动比不过人家,就拿先进的办学理念课程创新来赢得青睐……

  各种以“提高学校核心竞争力”为主题的名校论坛、校长高峰峰会你方唱罢我登台;各种冠以国际化、高端之名的课程培训热火朝天,各色课程名称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课程立校”“特色立校”“创新立校”各种口号叫得响亮……这些自有其积极的一面,让学校管理者、教师视野更加开阔,教育理解更加深刻,教育行动有可能更加趋于教育的本质追求,但也因为过于渲染“竞争”,导致很多学校静不下心来扎扎实实做好当下的教育教学工作。基础教育应该是为每一个学生的全面发展服务的,学生发展和成长是基础教育质量的唯一衡量标准,学校的一切工作都应该围绕学生发展和成长这一核心展开,为什么要“竞争”呢?国家强调,基础教育要均衡发展,强调均衡,就不需要“竞争”,即使要竞争,也应该是跟自己竞争,是让学校自身发展得更好,以便提升教育教学质量。这才是基础教育应该追求的“真教育”。

  那为什么基础教育学校管理者热衷于“竞争”呢?一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导致了基础教育本身就很难实现“均衡”;二是对学校的评价机制以及市县级政府的政绩观鼓励并实际促成了这种不正常的竞争;三是一些学校管理者希望通过这种竞争意识推进学校管理和课程的变革。不管是哪一种原因,都忽视了教育的本质追求是什么。任何教育的探索、课程的创新创造,都是服务于学生的发展,都是为国家的未来提供教育智慧,基础教育领域的探索和创新一旦被验证是有积极价值的,是对广大学生有益的,应该能够得到分享和普及——至于对探索者的“奖励”和尊重,应该形成一种社会和政策机制。也只有这样,教育才能真正诠释“国之大计”的要义。

  竞技体育是残酷的,以赢为目的,而教育应该以“成”为目的——让受教育者成才、成人。以赢为目的,就要用各种方法去竞争,甚至会有人违反规则进行不正当竞争,连服用让身体受到伤害的兴奋剂也在所不惜。这跟以“成”为目的差别巨大,成人之美,成人所需,安静祥和,携手成长,正是教育的美好之所在。如果将教育变成了“竞争”,就会出现反教育的现象,就会不知不觉地服用“兴奋剂”,让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心态都出问题。这对学生不会是好事,对国家民族更是危险的事。

  教育问题很多,但教育问题并非仅仅是教育本身的或内部的问题,应是与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紧密的关系。要改变教育严峻的生态,要让教育回归本质回到正轨,真正为国家民族的未来担起责任创造希望,需要全社会都以清醒的意识来关切、思考并付诸理性的负责任的行动。(李竹平/文)

  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做真教育:评山大“学伴”事件及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