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曼帝国史:为了开明的黎巴嫩(下)

  • 日期:08-15
  • 点击:(1953)


?

  2019-08-08 12:49:31 时拾史事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阿拉伯史系列/周四更新/竹鼠 (撰文)|

  书接上回。(奥斯曼帝国史:为了开明的黎巴嫩(上))

  人要是想做成一件大事,首先他在心里得对这件事如何做,怎么做有一个大概的规划:法赫鲁丁二世上台之后,就是这么做的。

  为了黎巴嫩能在自己的手里发扬光大,法赫鲁丁二世为自己以后的工作确立了三个重心。

  第一,建立一个更大的黎巴嫩,增加黎巴嫩的战略纵深和资源来源;第二,法赫鲁丁二世决定在自己在任期间要把黎巴嫩和奥斯曼帝国彻底割裂开来,拓宽出一条属于黎巴嫩自己的道路。因为尽管当时是法赫鲁丁亲自带着人马去向奥斯曼苏丹赛里木宣示效忠的,但是那只是为了自保而所做的权宜之计。现在黎巴嫩既然对伊斯坦布尔并没有真正的向心力,对奥斯曼苏丹的愚忠就只会阻碍本土经济和势力的发展了;第三,在完成了“独立”和“自主”两个基本条件之后,法赫鲁丁二世决定下一步带领黎巴嫩冲出亚洲,走向世界…额,其实这个“世界”也就是局限于西欧的那一块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

  这也就是法赫鲁丁为什么伟大的地方了。

  1590年,法赫鲁丁二世坐在黎巴嫩向周围看去,整个阿拉伯世界都处在一种莫名的混乱之中:遥远的埃及,土地肥沃,并且因其一直以来半独立的地位积攒了从马穆鲁克时期以来大部分强悍的军力,此刻却毫无进取之心,依旧在内斗和争权夺利之中徘徊不前。控制阿拉伯世界通向欧洲最好的港口之一——亚历山大港而不用,一心扑在单纯的权力上;身侧的叙利亚硝烟频频,正在逐渐失去商业地位的酋长们每天一边愁眉苦脸的典当家产,一边继续向为数不多的过往船只征收重税,等着吃空这座经济大山,然后淹没在起义的大海之中;伊拉克的土匪拦路街道,阿拉伯人的摇篮——阿拉伯半岛派系林立,国家政权大大小小拥塞在荒芜的沙漠中,抢夺有限的绿洲,或者是和英国人眉来眼去….整个阿拉伯世界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使有些人开始和欧洲人接触,也都是被动的接受经济,或者是军事的殖民。

  

  就连阿拉伯人的起源阿拉伯半岛都已经乱作一团

  法赫鲁丁二世作为一个地方上的土豪,难得的最先懂得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道理。他决定当黎巴嫩完成独立之后,便立刻向欧洲国家学习,走上西化之路。

  那么现在,计划已经做完了,法赫鲁丁二世理应开始着手将这些想法变成现实:

  1600年左右,法赫鲁丁二世派了一支气势磅礴的使团前往奥斯曼苏丹的宫廷:这支使团不仅为奥斯曼苏丹带来了无数来自黎巴嫩的精美礼品,还为他带来了来自黎巴嫩埃米尔法赫鲁丁二世的效忠。

  法赫鲁丁借使者之口再一次向奥斯曼苏丹申明:自己作为当初第一个,也是最果断的一个向奥斯曼帝国效忠的人,绝对不会像周边那些二五仔一样,一看见老大哥这两年局势不妙了,就开始不安分的闹什么独立——众所周知,咱们黎巴嫩人是最讲诚信,最讲“忠君爱国”的这么一拨人了。您看好吧,我把这两年黎巴嫩的好东西都给您送过来了,不仅这一次,以后我是岁岁入贡,年年来朝,保证让您对黎巴嫩放一亿个心。

  看到这儿您别误会了,这可不是他法赫鲁丁忽然“良心发现”,打算重新效忠奥斯曼主子了。而是他打算利用自己亲身投效的这一层身份来换取更多土地的一种计策而已——果然,这个计策十分的奏效:

  您别看奥斯曼苏丹那么高一身份地位的人,听完法赫鲁丁让人代叙的这些话之后也是不禁鼻头一酸,热泪盈眶——您问为啥啊?因为1600年前后,奥斯曼帝国已经全身千疮百孔,根本无力照顾自己在阿拉伯世界的领土了。更别说能有阿拉伯土豪领主来朝,在当时,凡是能给老大帝国留点面子不犯上作乱的阿拉伯领主,就已经称得上是“大功臣”了。而如今这位昔日最早投靠奥斯曼人的阿拉伯领主之一的小法赫鲁丁竟然还在这种局势之下派人来给自己送礼物,表决心,足见其忠心可嘉。

  于是奥斯曼苏丹不仅重重的夸赞了黎巴嫩使团一番,更是直接下令把已经乱象四起的贝鲁特省,西顿省授予法赫鲁丁二世进行管辖,希望他再接再厉,为帝国牧守一方,保境安民。

  

  贝鲁特城区景色

  当使团不负使命的把苏丹的命令带回黎巴嫩的时候,法赫鲁丁二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迅速借着苏丹的名义北上收了贝鲁特和西顿两省,并且顺便,从自己的北方邻居那里把贝卡,巴勒贝克等地区也收入了囊中。

  现在,既然已经如愿以偿的利用和奥斯曼帝国最后的一点点人情白嫖到了两个省份的土地,法赫鲁丁 “忠臣”的这个角色算是演完了,可以退出舞台了。接下来,法赫鲁丁二世扮演的就是和其他阿拉伯领主一样的“逆臣”的角色了:在收取了北部五个地区的土地之后,法赫鲁丁二世在没有征得奥斯曼苏丹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命令士兵继续向南夺取了萨法德和太巴列地区的控制权。1608年,他甚至直接和托斯卡纳的一个著名的欧洲家族取得了直接联系,把自己名义上的上司奥斯曼帝国政府视为无物——这个家族就是著名的美第奇家族。

  然而法赫鲁丁二世却小瞧了奥斯曼苏丹的力量:尽管当时的奥斯曼帝国已经在处理国内和国外势力上焦头烂额,但是不管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夺取了那么多领土,法赫鲁丁二世所谓的大黎巴嫩在横跨两个大洲的奥斯曼帝国眼中,仍然是一块小小的土地,并不酿成很大的威胁。况且,法赫鲁丁二世尝试独立的做法已经向奥斯曼苏丹传达了一个信号:老子不打算跟你玩了,我要单飞!所以现在咱们敌对关系,我完全可以派兵去打你!

  同样的,现在奥斯曼苏丹对于派兵攻打黎巴嫩这件事也已经完全没了心理负担….

  

  奥斯曼帝国士兵

  或许是出于之前法赫鲁丁二世对自己一副忠心耿耿的作态,现在却在骗取了自己信任之后过河拆桥的愤怒;或许是因为不想再让帝国失去一块领土;或许是不想让欧洲人插手到帝国内部事务中来。总之奥斯曼中央政府再也无法坐视法赫鲁丁二世这么胡来了——就在法赫鲁丁二世和意大利人签订秘密协议的时候,一队来自大马士革的士兵毫无征兆的越过了边境,开进了黎巴嫩。

  法赫鲁丁二世当场翻车。

  由于之前对奥斯曼帝国会采取军事行动毫无准备措施,黎巴嫩的大门几乎是对奥斯曼人敞开的。就连法赫鲁丁二世都不得不赶紧收拾包裹逃离自己的故乡,躲到盟友托斯卡纳那边去避难。等着风头过了,再回去继续自己的大业。

  从1613年到1618年,法赫鲁丁二世侨居在美第奇家族为他准备的宅邸里,以一个阿拉伯君主的身份过着欧洲贵族的生活。1613年的意大利,虽然还比不上西欧的那些国家那么发达,但是和连年战乱,越发贫穷贫瘠的阿拉伯地区相比也显得格外“文明”。

  法赫鲁丁二世在托斯卡纳闲逛的过程中,见识到了自己的国家和欧洲国家的差距正在一天一天的被拉大,如果再不迎头追赶,阿拉伯人和欧洲人未来的地位可能就会和中世纪时恰恰相反了。他决定无论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到黎巴嫩,都一定要把自己现代化黎巴嫩的事业进行到底——如果奥斯曼人听到这个肯定很失望,他们的军事行动不仅没有吓坏法赫鲁丁,让他打消和欧洲人联盟的念头,反而让他的这个意愿更强烈了。

  1619年,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差不多撤出了黎巴嫩,法赫鲁丁二世这才敢回到自己的故乡——他逃难来到意大利的时候身边只有寥寥几人的随从和幕僚。但这次他回去的时候,身侧却多出了一大批人:跟着他前往阿拉伯世界的还有无数的意大利工匠,建筑师,农业专家和教育学家,并且他还召集了一大堆基督教牧师和神学学者。

  

  来到黎巴嫩的牧师大多是天主教牧师,因此现在黎巴嫩主要基督教派也是马龙派天主教徒

  而法赫鲁丁的这一举措,再一次招来了奥斯曼苏丹的不满。

  宫廷中的保守势力为了保护“伊斯兰事业”,避免欧洲势力过度参与中东事务,维护自己已经虚无缥缈的宗主权,再一次从大马士革派遣了一支军队前往黎巴嫩——这一次,法赫鲁丁吸取了上一次兵败出逃的教训,组织起一支军队进行顽强的抵抗。

  可惜还是打不过奥斯曼人的部队。

  具体为什么经过如此改革的黎巴嫩依旧无法抵抗一支来自地方省份的奥斯曼军队,我们现在也不得而知。不过通过回顾法赫鲁丁的改革措施,我们可以猜测,可能是他的改革还没有普及到军队之中:从他上任开始,除了和自己的那些水平相当(菜鸡互啄)的邻居们打了几场仗以外,他就几乎再没怎么动过军队事务。法赫鲁丁改革农业,改革思想,改革外交,改革宗教,却唯独忘记了改革军事。

  于是仍旧显得羸弱的黎巴嫩军队在奥斯曼人的攻势前节节败退,法赫鲁丁也不得不再一次逃出了首都,前往查京附近的一座山洞避难,像上一次一样等待着风头过去,再出去继续改革事业——可是这一次,命运之神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了。

  公元1635年2月,奥斯曼人把法赫鲁丁和他的儿子们从躲避的山洞揪了出来,套上锁链押送到了伊斯坦布尔。在那里,他们一家被苏丹下令处死,并把尸体扔到一座清真寺前面,似乎是谴责他对真主信仰的不忠。

  

  伊斯坦布尔街景

  虽然麦尔尼家族的统治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不过幸运的是,黎巴嫩的改革事业却没有因此而终止:在法赫鲁丁死后,另外一位当地土豪伯什尔接任了埃米尔的位置,并继续着法赫鲁丁未完成的改革措施。最终,1816年,法赫鲁丁所梦想的“独立自治”的黎巴嫩最终成型,虽然法赫鲁丁创业为半而中道崩殂,但是他为黎巴嫩引入的欧洲风尚为黎巴嫩以后的社会风气打下了深深的基础。

  称他为现代黎巴嫩的国父,一点儿也不为过。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好文推荐☆

  一个严肃的问题:印度的疾病与医疗发展史

  历史课没告诉你的:孝文帝迁都前,发生了什么?

  江浙沪曾经的老大扬州,是如何走向衰落的?

  

  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阿拉伯史系列/周四更新/竹鼠 (撰文)|

  书接上回。(奥斯曼帝国史:为了开明的黎巴嫩(上))

  人要是想做成一件大事,首先他在心里得对这件事如何做,怎么做有一个大概的规划:法赫鲁丁二世上台之后,就是这么做的。

  为了黎巴嫩能在自己的手里发扬光大,法赫鲁丁二世为自己以后的工作确立了三个重心。

  第一,建立一个更大的黎巴嫩,增加黎巴嫩的战略纵深和资源来源;第二,法赫鲁丁二世决定在自己在任期间要把黎巴嫩和奥斯曼帝国彻底割裂开来,拓宽出一条属于黎巴嫩自己的道路。因为尽管当时是法赫鲁丁亲自带着人马去向奥斯曼苏丹赛里木宣示效忠的,但是那只是为了自保而所做的权宜之计。现在黎巴嫩既然对伊斯坦布尔并没有真正的向心力,对奥斯曼苏丹的愚忠就只会阻碍本土经济和势力的发展了;第三,在完成了“独立”和“自主”两个基本条件之后,法赫鲁丁二世决定下一步带领黎巴嫩冲出亚洲,走向世界…额,其实这个“世界”也就是局限于西欧的那一块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

  这也就是法赫鲁丁为什么伟大的地方了。

  1590年,法赫鲁丁二世坐在黎巴嫩向周围看去,整个阿拉伯世界都处在一种莫名的混乱之中:遥远的埃及,土地肥沃,并且因其一直以来半独立的地位积攒了从马穆鲁克时期以来大部分强悍的军力,此刻却毫无进取之心,依旧在内斗和争权夺利之中徘徊不前。控制阿拉伯世界通向欧洲最好的港口之一——亚历山大港而不用,一心扑在单纯的权力上;身侧的叙利亚硝烟频频,正在逐渐失去商业地位的酋长们每天一边愁眉苦脸的典当家产,一边继续向为数不多的过往船只征收重税,等着吃空这座经济大山,然后淹没在起义的大海之中;伊拉克的土匪拦路街道,阿拉伯人的摇篮——阿拉伯半岛派系林立,国家政权大大小小拥塞在荒芜的沙漠中,抢夺有限的绿洲,或者是和英国人眉来眼去….整个阿拉伯世界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使有些人开始和欧洲人接触,也都是被动的接受经济,或者是军事的殖民。

  

  就连阿拉伯人的起源阿拉伯半岛都已经乱作一团

  法赫鲁丁二世作为一个地方上的土豪,难得的最先懂得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道理。他决定当黎巴嫩完成独立之后,便立刻向欧洲国家学习,走上西化之路。

  那么现在,计划已经做完了,法赫鲁丁二世理应开始着手将这些想法变成现实:

  1600年左右,法赫鲁丁二世派了一支气势磅礴的使团前往奥斯曼苏丹的宫廷:这支使团不仅为奥斯曼苏丹带来了无数来自黎巴嫩的精美礼品,还为他带来了来自黎巴嫩埃米尔法赫鲁丁二世的效忠。

  法赫鲁丁借使者之口再一次向奥斯曼苏丹申明:自己作为当初第一个,也是最果断的一个向奥斯曼帝国效忠的人,绝对不会像周边那些二五仔一样,一看见老大哥这两年局势不妙了,就开始不安分的闹什么独立——众所周知,咱们黎巴嫩人是最讲诚信,最讲“忠君爱国”的这么一拨人了。您看好吧,我把这两年黎巴嫩的好东西都给您送过来了,不仅这一次,以后我是岁岁入贡,年年来朝,保证让您对黎巴嫩放一亿个心。

  看到这儿您别误会了,这可不是他法赫鲁丁忽然“良心发现”,打算重新效忠奥斯曼主子了。而是他打算利用自己亲身投效的这一层身份来换取更多土地的一种计策而已——果然,这个计策十分的奏效:

  您别看奥斯曼苏丹那么高一身份地位的人,听完法赫鲁丁让人代叙的这些话之后也是不禁鼻头一酸,热泪盈眶——您问为啥啊?因为1600年前后,奥斯曼帝国已经全身千疮百孔,根本无力照顾自己在阿拉伯世界的领土了。更别说能有阿拉伯土豪领主来朝,在当时,凡是能给老大帝国留点面子不犯上作乱的阿拉伯领主,就已经称得上是“大功臣”了。而如今这位昔日最早投靠奥斯曼人的阿拉伯领主之一的小法赫鲁丁竟然还在这种局势之下派人来给自己送礼物,表决心,足见其忠心可嘉。

  于是奥斯曼苏丹不仅重重的夸赞了黎巴嫩使团一番,更是直接下令把已经乱象四起的贝鲁特省,西顿省授予法赫鲁丁二世进行管辖,希望他再接再厉,为帝国牧守一方,保境安民。

  

  贝鲁特城区景色

  当使团不负使命的把苏丹的命令带回黎巴嫩的时候,法赫鲁丁二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迅速借着苏丹的名义北上收了贝鲁特和西顿两省,并且顺便,从自己的北方邻居那里把贝卡,巴勒贝克等地区也收入了囊中。

  现在,既然已经如愿以偿的利用和奥斯曼帝国最后的一点点人情白嫖到了两个省份的土地,法赫鲁丁 “忠臣”的这个角色算是演完了,可以退出舞台了。接下来,法赫鲁丁二世扮演的就是和其他阿拉伯领主一样的“逆臣”的角色了:在收取了北部五个地区的土地之后,法赫鲁丁二世在没有征得奥斯曼苏丹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命令士兵继续向南夺取了萨法德和太巴列地区的控制权。1608年,他甚至直接和托斯卡纳的一个著名的欧洲家族取得了直接联系,把自己名义上的上司奥斯曼帝国政府视为无物——这个家族就是著名的美第奇家族。

  然而法赫鲁丁二世却小瞧了奥斯曼苏丹的力量:尽管当时的奥斯曼帝国已经在处理国内和国外势力上焦头烂额,但是不管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夺取了那么多领土,法赫鲁丁二世所谓的大黎巴嫩在横跨两个大洲的奥斯曼帝国眼中,仍然是一块小小的土地,并不酿成很大的威胁。况且,法赫鲁丁二世尝试独立的做法已经向奥斯曼苏丹传达了一个信号:老子不打算跟你玩了,我要单飞!所以现在咱们敌对关系,我完全可以派兵去打你!

  同样的,现在奥斯曼苏丹对于派兵攻打黎巴嫩这件事也已经完全没了心理负担….

  

  奥斯曼帝国士兵

  或许是出于之前法赫鲁丁二世对自己一副忠心耿耿的作态,现在却在骗取了自己信任之后过河拆桥的愤怒;或许是因为不想再让帝国失去一块领土;或许是不想让欧洲人插手到帝国内部事务中来。总之奥斯曼中央政府再也无法坐视法赫鲁丁二世这么胡来了——就在法赫鲁丁二世和意大利人签订秘密协议的时候,一队来自大马士革的士兵毫无征兆的越过了边境,开进了黎巴嫩。

  法赫鲁丁二世当场翻车。

  由于之前对奥斯曼帝国会采取军事行动毫无准备措施,黎巴嫩的大门几乎是对奥斯曼人敞开的。就连法赫鲁丁二世都不得不赶紧收拾包裹逃离自己的故乡,躲到盟友托斯卡纳那边去避难。等着风头过了,再回去继续自己的大业。

  从1613年到1618年,法赫鲁丁二世侨居在美第奇家族为他准备的宅邸里,以一个阿拉伯君主的身份过着欧洲贵族的生活。1613年的意大利,虽然还比不上西欧的那些国家那么发达,但是和连年战乱,越发贫穷贫瘠的阿拉伯地区相比也显得格外“文明”。

  法赫鲁丁二世在托斯卡纳闲逛的过程中,见识到了自己的国家和欧洲国家的差距正在一天一天的被拉大,如果再不迎头追赶,阿拉伯人和欧洲人未来的地位可能就会和中世纪时恰恰相反了。他决定无论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到黎巴嫩,都一定要把自己现代化黎巴嫩的事业进行到底——如果奥斯曼人听到这个肯定很失望,他们的军事行动不仅没有吓坏法赫鲁丁,让他打消和欧洲人联盟的念头,反而让他的这个意愿更强烈了。

  1619年,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差不多撤出了黎巴嫩,法赫鲁丁二世这才敢回到自己的故乡——他逃难来到意大利的时候身边只有寥寥几人的随从和幕僚。但这次他回去的时候,身侧却多出了一大批人:跟着他前往阿拉伯世界的还有无数的意大利工匠,建筑师,农业专家和教育学家,并且他还召集了一大堆基督教牧师和神学学者。

  

  来到黎巴嫩的牧师大多是天主教牧师,因此现在黎巴嫩主要基督教派也是马龙派天主教徒

  而法赫鲁丁的这一举措,再一次招来了奥斯曼苏丹的不满。

  宫廷中的保守势力为了保护“伊斯兰事业”,避免欧洲势力过度参与中东事务,维护自己已经虚无缥缈的宗主权,再一次从大马士革派遣了一支军队前往黎巴嫩——这一次,法赫鲁丁吸取了上一次兵败出逃的教训,组织起一支军队进行顽强的抵抗。

  可惜还是打不过奥斯曼人的部队。

  具体为什么经过如此改革的黎巴嫩依旧无法抵抗一支来自地方省份的奥斯曼军队,我们现在也不得而知。不过通过回顾法赫鲁丁的改革措施,我们可以猜测,可能是他的改革还没有普及到军队之中:从他上任开始,除了和自己的那些水平相当(菜鸡互啄)的邻居们打了几场仗以外,他就几乎再没怎么动过军队事务。法赫鲁丁改革农业,改革思想,改革外交,改革宗教,却唯独忘记了改革军事。

  于是仍旧显得羸弱的黎巴嫩军队在奥斯曼人的攻势前节节败退,法赫鲁丁也不得不再一次逃出了首都,前往查京附近的一座山洞避难,像上一次一样等待着风头过去,再出去继续改革事业——可是这一次,命运之神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了。

  公元1635年2月,奥斯曼人把法赫鲁丁和他的儿子们从躲避的山洞揪了出来,套上锁链押送到了伊斯坦布尔。在那里,他们一家被苏丹下令处死,并把尸体扔到一座清真寺前面,似乎是谴责他对真主信仰的不忠。

  

  伊斯坦布尔街景

  虽然麦尔尼家族的统治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不过幸运的是,黎巴嫩的改革事业却没有因此而终止:在法赫鲁丁死后,另外一位当地土豪伯什尔接任了埃米尔的位置,并继续着法赫鲁丁未完成的改革措施。最终,1816年,法赫鲁丁所梦想的“独立自治”的黎巴嫩最终成型,虽然法赫鲁丁创业为半而中道崩殂,但是他为黎巴嫩引入的欧洲风尚为黎巴嫩以后的社会风气打下了深深的基础。

  称他为现代黎巴嫩的国父,一点儿也不为过。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好文推荐☆

  一个严肃的问题:印度的疾病与医疗发展史

  历史课没告诉你的:孝文帝迁都前,发生了什么?

  江浙沪曾经的老大扬州,是如何走向衰落的?

  

  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