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起于公益,成于公益

  • 日期:11-24
  • 点击:(1445)


原王长生2019.11.3我想分享作者|王长生

产品|科技观察

11月1日,第二届“111小好日子”公益盛典在北京靖远艺术中心举行 它以“为善而活”为主题,呼吁不同的主体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公益活动,扩大公益网络。

水滴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沈鹏做了主旨发言 他说真正改变世界的不是科学技术本身。只有科学技术赋予人性温度,社会价值才能更好地创造。 水滴公司是一家社会企业。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它就被设计用来解决用户的需求和公众的一些痛点。 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它可以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 我们希望能够在良性利润的条件下,更好地养活社会,共同努力使社会越来越好。

水滴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沈鹏

目前,水滴基金已经连接了2.8亿用户的小心思,筹集了235亿元慈善资金,拯救了数十万个重病家庭。 同时,“利润创造矩阵”连接了许多商业和公益组织的商誉,形成了张象山的网络。它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在各自有利的领域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进行了创新和创造,并共同创造了社会价值。

在这“111小好日子”公益盛典现场,泪珠芯片和泪珠公益被正式邀请加入由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赞助、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所共同支持的“中国大病救助工程”作为协办单位。该项目是在国家卫生委员会的指导下为更好地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而设立的国家行动

未来两年,“中国大病救助工程”将利用水滴平台技术,充分发挥水滴指尖公益的强大优势,团结全社会爱心人士和社会各种资源,共同发起全国经济困难大病患者救助行动, 对建立档案的贫困家庭和特困地区人民提供有针对性的援助,不断提高公益组织的互联网筹资能力,从多方面保障亿万家庭,帮助国家解决卫生扶贫难题

中国公益研究所所长王姚震在现场讲话中高度评价了这种合作。他说:“水滴加入中国的大病救助项目是一场通过科技对接解决社会问题的伟大革命。” 当然,国家平台非常重要,但也很重要,因为有水滴筹集资金,因为沈鹏,像你这样的团队,以及你杰出的想象力,事实上领先于许多社会企业。 你可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社会企业之一,你做出了最伟大的创造,你正在做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业之一。 "

王姚震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副主席。 据他介绍,一个多月前,当中国的大病救助项目启动时,人口福利基金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前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李金华先生就主动找到了水滴公司的合作伙伴。水滴基金和水滴公益总经理韩旭希望水滴基金能够与国家的社会大病救助平台进行合作和整合。

双方合得来 因此,“111小好日子”发布的“中国大病救助工程”实际上是多党合作的产物。 我们应该知道,滴水基金与国家政策平台的对接相当于建立了一个超范围的联系,因为国家人口福利基金会连接了全国各地的医院、专家、国家基金会、社会组织等。 此外,该平台可以与国家医疗保障和医疗救助系统形成完美的连接,沈鹏和水滴基金的理想和愿景也可以通过该平台无缝连接

”事实上,大病救助平台还承担着国家扶贫的某些任务,这是人类最大的系统化社会救助社会工程。 王姚震说,“因为这将使14亿人宣布,一旦我得了重病,我就不怕了。”。基本政策是国家层面的,中间是国家层面的社会救助,更重要的是,有像水滴这样敏感、人性化和感性的技术工具以各种方式搭建这样一个坚实的平台。 这是社会保障领域的一场革命。 "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数据,全国的贫困人口中,近半数是因病致贫。由此可以理解王振耀为什么这么说。

看到这一点的,不只有王振耀,还有沈鹏。其实,沈鹏创立水滴的初心,就是源于自身的经历,少年患病住院一年,见了太多病友的悲伤故事。所以,水滴公司推出了水滴筹,这是一个社交筹款平台,专门针对困难群体大病筹款,从手机上发起,操作方便,重要的是0手续费,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纯公益项目,水滴公司一分钱不会赚。

与水滴筹几乎同时上线的另一个产品叫水滴互助,这是一个互帮互助社群,方便所有会员一起互帮互助,共同抵御癌症和意外等风险。加入水滴互助社群,会员如果不幸患癌或者遭遇意外可以按照“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的既定规则获得一笔医疗资金,最高可获得30万元。

这两个产品都是在2016年上半年上线的,当时我看到这两个产品之后还很纳闷,不知道这是一家什么公司,想要干什么。要知道,做公益,如果没有商业的逻辑和思维,是不可能长久的,不可能支撑一家公司活下去。当时,沈鹏还给我发微信说想一起聊聊,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就给忙忘了,现在想来,甚是遗憾。

直到后来,水滴相继推出了水滴公益、水滴保(后来改名为水滴保险商城),这时候,我明白了,这是一家社会企业。什么叫社会企业?

英国社会企业联盟给“社会企业”下了一个定义:“运用商业手段,实现社会目的。”这与马云说的“用商业的手段做公益”有异曲同工之妙。

水滴保险商城是商业的,它是一个互联网保险严选平台,与多家知名保险公司深度合作;严格甄选高性价比保险,如“百万医疗险”、“老年医疗险”、“重疾医疗险”等,为用户推荐最适合的保险产品。一端连接用户,一端连接保险公司。

至此,水滴公司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布局,商业板块+公益版块。商业保险保障业务水滴互助、水滴保险商城,以及企业社会责任板块水滴筹、水滴公益,为用户提供“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个人健康保障体系。

其中,水滴筹、水滴公益为纯公益版块,除最广为人知的大病救助外,还在教育助学、扶贫救灾、环保生态等领域展开活动。

在本届“111小善日”公益盛典上,水滴筹、水滴公益又发布了三个公益计划。一是关注0-18岁大病儿童的“鲸鱼宝贝计划”,在接下来的一年为1000名困难大病儿童筹集1亿元医疗资金。二是为加强媒体监督而推出的“啄木鸟计划”,是水滴筹、水滴公益与全国媒体共同开通的一条推动大病救助行业共建、共促的便捷通道。三是水滴筹、水滴公益联手全国公安,推出了加强警企联动的“清流计划”,全面保障大病救助行业的诚信发展,共同净化网络环境。

对了,我特别想说一下水滴公司的使命和远景,一般人还真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两句接地气的大实话。使命是:“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愿景是:“让会员们用更低的费用享受到更好的诊疗。”

口号一点也不性感,但是,水滴公司却酷炫到爆。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王长胜

出品|科技观察

11月1日,第二届水滴筹“111小善日”公益盛典在北京竞园艺术中心举行。以“向善而生”为主题,呼吁不同主体以不同方式参与到公益行动中,扩大向善网络。

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做了主题演讲。他说,真正改变世界的不是科技本身,当科技赋予人性温度的时候,才会更好地创造社会价值。水滴公司是一家社会企业,从成立第一天,就是为了解决用户的需求,解决社会大众的一些痛点。随着规模越来越大,它能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我们希望能够在良性盈利的情况下,能够更好地反哺社会,共同努力让社会变得越来越好。

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

目前,水滴筹累计连接了2.8亿用户的小小善念,筹集了235亿元的善款,救助了几十万的大病家庭。同时,“创益矩阵”连接诸多商业、公益机构的善意,已结成一张向善之网,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立足于各自的优势领域,创新创造,共创社会价值。

本届“111小善日”公益盛典现场,水滴筹和水滴公益正式以联合主办方身份受邀加入由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主办、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共同支持的“中国大病救助工程”,该工程是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指导下,为了更好地实现“健康中国”这一目标而设立的国家级行动。

未来两年,“中国大病救助工程”将借助水滴筹平台科技之力,发挥水滴指尖公益的强大优势,联合全社会爱心人士及社会多方资源,共同针对全国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展开帮扶和救助行动,定点、定向帮扶建档立卡贫困户和深度贫困地区人群,持续提升公益组织互联网筹款能力,多维度保障亿万家庭,助力国家健康扶贫攻坚。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现场演讲时对这次合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水滴筹加入中国大病救助工程,是用科学技术对接解决社会问题的大革命。当然,国家的平台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同样重要的是因为有水滴筹,因为有沈鹏,你们这样一个团队,你们的卓越的想像力,其实,走在了许多社会企业的前面。你们可能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社会企业之一,你们做了一个最大的创造,你们在做着人类历史上一项最伟大的事业。”

王振耀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的副理事长。据他透露,一个多月前,中国大病救助工程启动时,人口福利基金会会长、原国家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先生,主动找到了水滴公司合伙人,水滴筹、水滴公益总经理徐憾憾,希望水滴筹和国家的社会大病求助平台进行合作,融合。

双方一拍即合。所以,“111小善日”上发布的这个“中国大病救助工程”,其实是一个多方合作的产物。要知道,水滴筹和国家级的政策性平台实现对接,就等于建立了超级广泛的连接,因为国家人口福利基金会连接着全国的医院、专家、国家级基金会、社会组织等。进一步说,这个平台就能够形成与国家医疗保障、医疗救助体系完美对接,而沈鹏和水滴筹的理想与愿景,也可以通过该平台实现无缝对接。

“其实,大病救助平台也承担着一定的国家扶贫的任务,这是一个人类最伟大的系统的社会救助社会工程。”王振耀说,“因为这将是让14亿人宣布一旦我有了大病,不怕,基础的有国家级的政策,中间的还有国家级的社会救助,更重要的是,还有水滴筹这么灵敏、人性化、有情怀的技术工具,用多种方式来建造这样一个坚实的平台。这是一个社会保障领域的大革命。”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数据,全国的贫困人口中,近半数是因病致贫。由此可以理解王振耀为什么这么说。

看到这一点的,不只有王振耀,还有沈鹏。其实,沈鹏创立水滴的初心,就是源于自身的经历,少年患病住院一年,见了太多病友的悲伤故事。所以,水滴公司推出了水滴筹,这是一个社交筹款平台,专门针对困难群体大病筹款,从手机上发起,操作方便,重要的是0手续费,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纯公益项目,水滴公司一分钱不会赚。

与水滴筹几乎同时上线的另一个产品叫水滴互助,这是一个互帮互助社群,方便所有会员一起互帮互助,共同抵御癌症和意外等风险。加入水滴互助社群,会员如果不幸患癌或者遭遇意外可以按照“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的既定规则获得一笔医疗资金,最高可获得30万元。

这两个产品都是在2016年上半年上线的,当时我看到这两个产品之后还很纳闷,不知道这是一家什么公司,想要干什么。要知道,做公益,如果没有商业的逻辑和思维,是不可能长久的,不可能支撑一家公司活下去。当时,沈鹏还给我发微信说想一起聊聊,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就给忙忘了,现在想来,甚是遗憾。

直到后来,水滴相继推出了水滴公益、水滴保(后来改名为水滴保险商城),这时候,我明白了,这是一家社会企业。什么叫社会企业?

英国社会企业联盟给“社会企业”下了一个定义:“运用商业手段,实现社会目的。”这与马云说的“用商业的手段做公益”有异曲同工之妙。

水滴保险商城是商业的,它是一个互联网保险严选平台,与多家知名保险公司深度合作;严格甄选高性价比保险,如“百万医疗险”、“老年医疗险”、“重疾医疗险”等,为用户推荐最适合的保险产品。一端连接用户,一端连接保险公司。

至此,水滴公司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布局,商业板块+公益版块。商业保险保障业务水滴互助、水滴保险商城,以及企业社会责任板块水滴筹、水滴公益,为用户提供“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个人健康保障体系。

其中,水滴筹、水滴公益为纯公益版块,除最广为人知的大病救助外,还在教育助学、扶贫救灾、环保生态等领域展开活动。

在本届“111小善日”公益盛典上,水滴筹、水滴公益又发布了三个公益计划。一是关注0-18岁大病儿童的“鲸鱼宝贝计划”,在接下来的一年为1000名困难大病儿童筹集1亿元医疗资金。二是为加强媒体监督而推出的“啄木鸟计划”,是水滴筹、水滴公益与全国媒体共同开通的一条推动大病救助行业共建、共促的便捷通道。三是水滴筹、水滴公益联手全国公安,推出了加强警企联动的“清流计划”,全面保障大病救助行业的诚信发展,共同净化网络环境。

对了,我特别想说一下水滴公司的使命和远景,一般人还真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两句接地气的大实话。使命是:“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愿景是:“让会员们用更低的费用享受到更好的诊疗。”

口号一点也不性感,但是,水滴公司却酷炫到爆。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