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自称宇宙大将军,杀尽江南贵族门阀,开启了隋唐盛世

  • 日期:09-01
  • 点击:(1374)


  2019 狐狸晨曦

  自称''宇宙大将军'',以一场摧毁江南士族门阀的侯景之乱,改变了整个南北朝历史的侯景,是北魏边镇怀朔镇人,据说是晋朝中原大乱时,不曾随石勒、石虎进入中原的羯人后裔,因此当冉闵攻灭后赵,屠灭数十万羯人时,侯景的先祖便侥幸逃过此劫。

  

  北魏末年,六镇边军起兵,国势动荡,侯景投身北魏权臣、天柱大将军尔朱荣帐下。

  北魏天柱大将军:尔朱荣

  

  邺城之战,尔朱荣率七千精骑大破葛荣三十万叛军,侯景立下生擒葛荣的大功,从此一战成名。他性情狡诈,悍勇有谋,御军有法,因此深得尔朱荣信重,得以独掌一军。

  当是时,中原风云际会,英雄辈出,侯景也和他的同僚,建立了东魏/北齐政权的高欢(北齐神武帝),建立西魏/北周政权的宇文泰(北周文帝)一样,共同成为时代风云弄潮儿。

  东魏大丞相,北齐神武帝:高欢

  

  尔朱荣死后,其部将高欢起兵反叛,击败尔朱家族,侯景率本部人马归降。高欢这个东魏权臣生平最忌惮之人,除了在关中的宿敌、西魏权臣宇文泰,便是这个名义上的部下侯景,因此才容忍他拥兵十万,总揽兵权,割据河南整整十四年。

  沙苑之战,高欢以二十万大军围攻宇文泰万余人,本已占尽上风,他欲用火攻,可将芦苇丛中的宇文泰军尽数烧死。侯景却别有用心地竭力反对,主张我众彼寡,胜券在握,理应将宇文泰生擒活捉。高欢听从其言,正面突击,结果西魏军伏兵四起,铁骑横击,东魏军全线溃败,损失甲士八万人,丢弃铠甲十八万具,统一北方的大好时机就此破灭。

  西魏大冢宰、北周文皇帝:宇文泰

  

  河桥之战,侯景担任东魏军主帅,攻陷洛阳,更一度将西魏军主帅宇文泰打得丢盔弃甲,在战场上假装小卒逃生。此战西魏军中级以上将领战死四百余名,东魏军虽未获全胜,侯景却打出了赫赫威名,他作为东魏政权首席大将、头号军阀的地位,再也不容置疑。

  侯景这一生征战,纵横南北,战尽当时天下名将。他除了曾在进攻梁国的楚州之战时,和南梁名将陈庆之交锋,一度吃了大亏外,其余东魏、西魏众多名将,和他交手时都不曾讨过什么便宜。

  南梁永兴侯:陈庆之

  

  高欢死后,其子高澄视骄横跋扈的侯景为心腹大患,侯景屈居于旧日同僚高欢之下已是心有不甘,同样视高澄为黄口小儿。两人彼此敌对,水火不容,侯景先向宇文泰求援无果,便向梁武帝萧衍称臣纳款。

  

  萧衍派侄子萧渊明率梁军十万北上,接应侯景,却在寒山堰之战被东魏名将慕容绍宗打得几乎全军覆没,萧渊明也被生擒。

  东魏燕郡公:慕容绍宗

  

  涡阳之战,慕容绍宗率领斛律光、段韶等众多东魏名将,率军在和侯景对垒,却被侯景以批短甲、执短刃的轻步兵大破其重甲铁骑。后来的北齐第一名将斛律光,生平唯一败绩,就是在此战拜侯景所赐。当初,侯景和慕容绍宗同僚共事于尔朱荣帐下时,拜其为兵法老师,悉心请教,如今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北齐大将军,咸阳王:斛律光

  

  慕容绍宗遂改以深沟固垒,坚壁清野之计,坚守不出,两军相持数月后,侯景军粮秣耗尽,部将暴显等叛降东魏军,慕容绍宗挥军猛攻,侯景大军溃散,只剩八百余亲兵狼狈南逃。慕容绍宗追兵将至,侯景奋声大呼:「今日杀了我,明日高澄小儿可曾容得下慕容公?」慕容绍宗一念之私,便放得侯景逃命,岂知却给江南人民带来一场深重浩劫。

  侯景兵败丧乱之余,仍能急中生智,以欺诈手段骗开寿阳城门,夺占这座淮南重镇,随后更向萧衍索要官爵名位、兵马粮秣,在萧衍一意绥靖下,将所部扩张到八千余人。

  萧衍首鼠两端,既想倚仗侯景的军事才能作为梁国的江左屏障,抵御北方劲敌,又深深忌惮他的野心和反复无常,同时还对自己那些无能的亲属子侄一味护短。当高澄提议用侯景的人头去换回被东魏俘虏的萧渊明时,萧衍动摇了,他还没来得及决断,经历了涡阳之战,将梁军视为不堪一击纸老虎的侯景,在听闻风声之后,已经决定孤注一掷,起兵反梁。

  梁武帝:萧衍

  

  侯景不止在战场上有优秀的军事嗅觉,同时亦将这种嗅觉运用到政治中,具备了堪称出众的政治眼光,洞悉了梁国内部深刻的社会矛盾,那便是高门士族腐朽不堪、垄断官职,广占田亩,而贫苦百姓更无立锥之地,只能纷纷沦为豪强权贵的奴婢部曲。

  因此,侯景军所经之处,一路滥杀高门士族,抢掠其资产,同时将豪门奴婢、士族部曲尽数解放,这些人纷纷投身侯景军中,叛军是以一路所向披靡,在短短时间啸聚十万大军,在内应之助打开建康城门,围攻梁军坚守的建康内城(台城),

  侯景发布了《告台城军民书》,深刻揭露了梁国内部深刻的社会矛盾:

  【梁国所有无权无势的百姓们!梁国没有出身门第的平民们!

  看看这些皇家的园林池苑,这些王公贵族的住宅、这些僧侣尼姑的寺塔,都是怎样富丽堂皇!看看你们的官员贵族,一个个妻妾成群,仆从数千,他们从生下来起便不耕不织,却能一辈子锦衣玉食!如果他们不是靠着平日里搜刮你们,又怎能过着如此穷奢极欲的生活!】

  【梁自近岁以来,权幸用事,割剥齐民,以供嗜欲。如曰不然,公等试观:今日国家池苑,王公第宅,僧尼寺塔;及在位庶僚,姬姜百室,仆从数千,不耕不织,锦衣玉食;不夺百姓,从何得之!】

  只用不到半年时间,就让梁武帝萧衍和太子萧纲父子都做了阶下囚。

  

  侯景将此时仍要摆架子的萧衍活活饿死,拥立萧纲为傀儡皇帝,自称“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汉王,相国,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两年后,他干脆杀死梁简文帝萧纲及其子孙二十余人,自立为大汉皇帝,终于赶在老对头高欢、宇文泰之前,过了一回皇帝瘾。

  侯景杀尽江南门阀,大量解放奴婢的同时,亦纵兵杀掠,毒虐百姓,单单在建康就屠杀了四万户超过二十万人,竟使江南”千里绝烟,人迹罕见,白骨成聚如丘陇”,对江南文化和社会生产力的毁坏,实为一场地狱惨景,空前劫难。

  “大汉皇帝”:侯景

  

  此时的梁国,因为萧衍让自己一众子侄分镇四方,分给他们太多的军权政权,因此当中枢告急时,四方藩镇再无制衡和约束,早已经是诸侯林立了。各个萧氏王公心里想的都是如何借刀杀人,即借侯景这把刀尽快坑死皇帝和太子,自己好名正言顺地争夺天下,才会坐拥数十万大军,却在建康城周围置酒高会,拥兵不前。

  当等到萧衍萧纲父子终于被杀的消息,在萧氏王公眼中,侯景这位宇宙大将军的使命也就到头了。接下来便是人人必欲杀之而后快,包括西魏、东魏在内的整个天下各方势力,皆出兵围攻侯景。

  对举世皆敌、为人捉刀的处境,侯景又怎可能不心知肚明?只是从涡阳战败,亡命渡江后,他便一直是死中求活,只是根本没其他路可选。

  侯景在自己占领的三吴地区大肆搜刮,依靠高门士族积累数百年的财富,拼凑了号称二十万的水陆两师大军,沿着长江一路攻略州县,却在安陆之战惨败于西魏大将杨忠(后来的隋文帝杨坚的父亲),而后陈霸先(后来的南陈武帝)、王僧辩两路平叛大军夹攻,侯景兵败,为部下所杀。他的尸身被饱受荼毒的江南人民所争相分食,甚至包括被他强娶为妻的梁国公主。他的头颅被烹煮后、涂上生漆,藏于府库,和篡汉的王莽在东汉王朝的待遇等同。

  侯景虽然身死,江南战事未休,梁朝宗室诸王各拥大军,互引外敌为援,不惜称臣割地,在殊死厮杀中同归于尽。北方的东魏和西魏将梁国视为肥肉,争相宰割分食,淮南、广陵、巴蜀、汉中、襄阳等战略要地尽数落入其手。陈武帝陈霸先和陈文帝陈蒨叔侄虽然经年苦战,统一南方剩余地区,建立南陈政权,但是长江天险已经丢失一半,战略效果大损。北强南弱、江南政权坐以待毙的天下大势,已成定局。

  陈武帝:陈霸先

  

  侯景和他的故主尔朱荣一样,在残酷暴戾杀戮的同时,也顺便把早已落伍的高门大族们送进历史垃圾堆。八百亡虏渡江,搅得南朝天翻地覆的传奇经历,也让他在历史上有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位置。

  且不说南陈王朝的建立者陈霸先,就是因为平定侯景之乱而发迹,单看东魏的慕容绍宗、南梁的王僧辩,都是因为击败侯景军的著名战役,而在唐朝时双双入选了武庙六十四将之列,得以和众多古代名将一样青史留名。

  相比之下,引狼入室的梁武帝萧衍,因贪得土地,招纳叛将,结果落得个国破身死的结局、更令南朝丢失广阔土地,以一个年老昏聩、亡国丧身的昏君形象载入史册,成为历史上养虎贻患和引狼入室的反面教训。他曾经辉煌的文治武功尽被世人忽略,不能不说是——悲剧啊!

  自称''宇宙大将军'',以一场摧毁江南士族门阀的侯景之乱,改变了整个南北朝历史的侯景,是北魏边镇怀朔镇人,据说是晋朝中原大乱时,不曾随石勒、石虎进入中原的羯人后裔,因此当冉闵攻灭后赵,屠灭数十万羯人时,侯景的先祖便侥幸逃过此劫。

  

  北魏末年,六镇边军起兵,国势动荡,侯景投身北魏权臣、天柱大将军尔朱荣帐下。

  北魏天柱大将军:尔朱荣

  

  邺城之战,尔朱荣率七千精骑大破葛荣三十万叛军,侯景立下生擒葛荣的大功,从此一战成名。他性情狡诈,悍勇有谋,御军有法,因此深得尔朱荣信重,得以独掌一军。

  当是时,中原风云际会,英雄辈出,侯景也和他的同僚,建立了东魏/北齐政权的高欢(北齐神武帝),建立西魏/北周政权的宇文泰(北周文帝)一样,共同成为时代风云弄潮儿。

  东魏大丞相,北齐神武帝:高欢

  

  尔朱荣死后,其部将高欢起兵反叛,击败尔朱家族,侯景率本部人马归降。高欢这个东魏权臣生平最忌惮之人,除了在关中的宿敌、西魏权臣宇文泰,便是这个名义上的部下侯景,因此才容忍他拥兵十万,总揽兵权,割据河南整整十四年。

  沙苑之战,高欢以二十万大军围攻宇文泰万余人,本已占尽上风,他欲用火攻,可将芦苇丛中的宇文泰军尽数烧死。侯景却别有用心地竭力反对,主张我众彼寡,胜券在握,理应将宇文泰生擒活捉。高欢听从其言,正面突击,结果西魏军伏兵四起,铁骑横击,东魏军全线溃败,损失甲士八万人,丢弃铠甲十八万具,统一北方的大好时机就此破灭。

  西魏大冢宰、北周文皇帝:宇文泰

  

  河桥之战,侯景担任东魏军主帅,攻陷洛阳,更一度将西魏军主帅宇文泰打得丢盔弃甲,在战场上假装小卒逃生。此战西魏军中级以上将领战死四百余名,东魏军虽未获全胜,侯景却打出了赫赫威名,他作为东魏政权首席大将、头号军阀的地位,再也不容置疑。

  侯景这一生征战,纵横南北,战尽当时天下名将。他除了曾在进攻梁国的楚州之战时,和南梁名将陈庆之交锋,一度吃了大亏外,其余东魏、西魏众多名将,和他交手时都不曾讨过什么便宜。

  南梁永兴侯:陈庆之

  

  高欢死后,其子高澄视骄横跋扈的侯景为心腹大患,侯景屈居于旧日同僚高欢之下已是心有不甘,同样视高澄为黄口小儿。两人彼此敌对,水火不容,侯景先向宇文泰求援无果,便向梁武帝萧衍称臣纳款。

  

  萧衍派侄子萧渊明率梁军十万北上,接应侯景,却在寒山堰之战被东魏名将慕容绍宗打得几乎全军覆没,萧渊明也被生擒。

  东魏燕郡公:慕容绍宗

  

  涡阳之战,慕容绍宗率领斛律光、段韶等众多东魏名将,率军在和侯景对垒,却被侯景以批短甲、执短刃的轻步兵大破其重甲铁骑。后来的北齐第一名将斛律光,生平唯一败绩,就是在此战拜侯景所赐。当初,侯景和慕容绍宗同僚共事于尔朱荣帐下时,拜其为兵法老师,悉心请教,如今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北齐大将军,咸阳王:斛律光

  

  慕容绍宗遂改以深沟固垒,坚壁清野之计,坚守不出,两军相持数月后,侯景军粮秣耗尽,部将暴显等叛降东魏军,慕容绍宗挥军猛攻,侯景大军溃散,只剩八百余亲兵狼狈南逃。慕容绍宗追兵将至,侯景奋声大呼:「今日杀了我,明日高澄小儿可曾容得下慕容公?」慕容绍宗一念之私,便放得侯景逃命,岂知却给江南人民带来一场深重浩劫。

  侯景兵败丧乱之余,仍能急中生智,以欺诈手段骗开寿阳城门,夺占这座淮南重镇,随后更向萧衍索要官爵名位、兵马粮秣,在萧衍一意绥靖下,将所部扩张到八千余人。

  萧衍首鼠两端,既想倚仗侯景的军事才能作为梁国的江左屏障,抵御北方劲敌,又深深忌惮他的野心和反复无常,同时还对自己那些无能的亲属子侄一味护短。当高澄提议用侯景的人头去换回被东魏俘虏的萧渊明时,萧衍动摇了,他还没来得及决断,经历了涡阳之战,将梁军视为不堪一击纸老虎的侯景,在听闻风声之后,已经决定孤注一掷,起兵反梁。

  梁武帝:萧衍

  

  侯景不止在战场上有优秀的军事嗅觉,同时亦将这种嗅觉运用到政治中,具备了堪称出众的政治眼光,洞悉了梁国内部深刻的社会矛盾,那便是高门士族腐朽不堪、垄断官职,广占田亩,而贫苦百姓更无立锥之地,只能纷纷沦为豪强权贵的奴婢部曲。

  因此,侯景军所经之处,一路滥杀高门士族,抢掠其资产,同时将豪门奴婢、士族部曲尽数解放,这些人纷纷投身侯景军中,叛军是以一路所向披靡,在短短时间啸聚十万大军,在内应之助打开建康城门,围攻梁军坚守的建康内城(台城),

  侯景发布了《告台城军民书》,深刻揭露了梁国内部深刻的社会矛盾:

  【梁国所有无权无势的百姓们!梁国没有出身门第的平民们!

  看看这些皇家的园林池苑,这些王公贵族的住宅、这些僧侣尼姑的寺塔,都是怎样富丽堂皇!看看你们的官员贵族,一个个妻妾成群,仆从数千,他们从生下来起便不耕不织,却能一辈子锦衣玉食!如果他们不是靠着平日里搜刮你们,又怎能过着如此穷奢极欲的生活!】

  【梁自近岁以来,权幸用事,割剥齐民,以供嗜欲。如曰不然,公等试观:今日国家池苑,王公第宅,僧尼寺塔;及在位庶僚,姬姜百室,仆从数千,不耕不织,锦衣玉食;不夺百姓,从何得之!】

  只用不到半年时间,就让梁武帝萧衍和太子萧纲父子都做了阶下囚。

  

  侯景将此时仍要摆架子的萧衍活活饿死,拥立萧纲为傀儡皇帝,自称“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汉王,相国,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两年后,他干脆杀死梁简文帝萧纲及其子孙二十余人,自立为大汉皇帝,终于赶在老对头高欢、宇文泰之前,过了一回皇帝瘾。

  侯景杀尽江南门阀,大量解放奴婢的同时,亦纵兵杀掠,毒虐百姓,单单在建康就屠杀了四万户超过二十万人,竟使江南”千里绝烟,人迹罕见,白骨成聚如丘陇”,对江南文化和社会生产力的毁坏,实为一场地狱惨景,空前劫难。

  “大汉皇帝”:侯景

  

  此时的梁国,因为萧衍让自己一众子侄分镇四方,分给他们太多的军权政权,因此当中枢告急时,四方藩镇再无制衡和约束,早已经是诸侯林立了。各个萧氏王公心里想的都是如何借刀杀人,即借侯景这把刀尽快坑死皇帝和太子,自己好名正言顺地争夺天下,才会坐拥数十万大军,却在建康城周围置酒高会,拥兵不前。

  当等到萧衍萧纲父子终于被杀的消息,在萧氏王公眼中,侯景这位宇宙大将军的使命也就到头了。接下来便是人人必欲杀之而后快,包括西魏、东魏在内的整个天下各方势力,皆出兵围攻侯景。

  对举世皆敌、为人捉刀的处境,侯景又怎可能不心知肚明?只是从涡阳战败,亡命渡江后,他便一直是死中求活,只是根本没其他路可选。

  侯景在自己占领的三吴地区大肆搜刮,依靠高门士族积累数百年的财富,拼凑了号称二十万的水陆两师大军,沿着长江一路攻略州县,却在安陆之战惨败于西魏大将杨忠(后来的隋文帝杨坚的父亲),而后陈霸先(后来的南陈武帝)、王僧辩两路平叛大军夹攻,侯景兵败,为部下所杀。他的尸身被饱受荼毒的江南人民所争相分食,甚至包括被他强娶为妻的梁国公主。他的头颅被烹煮后、涂上生漆,藏于府库,和篡汉的王莽在东汉王朝的待遇等同。

  侯景虽然身死,江南战事未休,梁朝宗室诸王各拥大军,互引外敌为援,不惜称臣割地,在殊死厮杀中同归于尽。北方的东魏和西魏将梁国视为肥肉,争相宰割分食,淮南、广陵、巴蜀、汉中、襄阳等战略要地尽数落入其手。陈武帝陈霸先和陈文帝陈蒨叔侄虽然经年苦战,统一南方剩余地区,建立南陈政权,但是长江天险已经丢失一半,战略效果大损。北强南弱、江南政权坐以待毙的天下大势,已成定局。

  陈武帝:陈霸先

  

  侯景和他的故主尔朱荣一样,在残酷暴戾杀戮的同时,也顺便把早已落伍的高门大族们送进历史垃圾堆。八百亡虏渡江,搅得南朝天翻地覆的传奇经历,也让他在历史上有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位置。

  且不说南陈王朝的建立者陈霸先,就是因为平定侯景之乱而发迹,单看东魏的慕容绍宗、南梁的王僧辩,都是因为击败侯景军的著名战役,而在唐朝时双双入选了武庙六十四将之列,得以和众多古代名将一样青史留名。

  相比之下,引狼入室的梁武帝萧衍,因贪得土地,招纳叛将,结果落得个国破身死的结局、更令南朝丢失广阔土地,以一个年老昏聩、亡国丧身的昏君形象载入史册,成为历史上养虎贻患和引狼入室的反面教训。他曾经辉煌的文治武功尽被世人忽略,不能不说是——悲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