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称上海版《乱世佳人》!《幸存者之歌》,源自好莱坞制片人父母的中国往事

  • 日期:09-06
  • 点击:(1672)


  2019 娱乐兔斯基

  上世纪四十年代就职于上海电话公司的犹太青年大卫·麦德沃、朵拉,在战火纷飞的十里洋场演绎了生死悲歌,堪称上海版《乱世佳人》……

  

  浪漫主义旅加作家贝拉耗时五年,完成了长篇小说《幸存者之歌》,日前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并在上海书展首发。

  《幸存者之歌》所描述的这个故事,正是基于传奇制片人迈克·麦德沃的父母亲生平真实经历改编而作,生动描绘出二战期间犹太人在上海的跌宕起伏的命运卷轴。

  爱与信仰是创作的灵魂

  《幸存者之歌》以国际化的视野呈现了犹太民族流浪的命运,再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战火与硝烟横扫的人们所经历的离散、疾病、饥饿、痛苦、死亡、毁灭。

  

  该书作者贝拉(本名沈镭),出生于上海。她的浪漫三部曲《九一一生死婚礼》、《爱情神秘园》、《伤感的卡萨布兰卡》广受海内外读者喜爱,被誉为新世纪的浪漫主义文学代表人。《魔咒钢琴》等著作也被翻译成多国语言。

  谈及“犹太人在上海”系列长篇小说的创作契机,贝拉说到这是受到母亲的启发。母亲对她教诲:“要对文学抱敬畏之心,对人间万物怀谦卑之态。”

  而上海这座城市在人类面临苦难之际,展开它温暖的怀抱,这样的博爱与包容让贝拉引以为豪。

  

  贝拉说:“在我旅行海外的多年里,无论走到世界哪个角落,都有犹太人朋友对我提起那段历史。我的故乡上海,曾以她温暖的双臂拥抱了数万犹太难民。”

  这也让贝拉对创作“犹太人在上海”系列长篇小说抱有着一种使命感。

  在苦难中依然绽放爱情、梦想之花

  “《幸存者之歌》以当时通讯技术的引入切入上海的工业文明,完整准确地呈现出上海早期的电信往事与和鲜活众生,由此凸显出上海的开放与创新。”

  贝拉说,《幸存者之歌》记录了地下党红色组织秘密担当了保护电话通讯设备与传送情报的工作,他们为上海的重生浴血奋战,为共和国的诞生贡献了力量。

  因此,这也是一部向上海这座海纳百川的城市致敬、向上海早期电信发展的历史缅怀、向二战时期上海犹太难民抒怀的作品。

  

  “无论命运如何艰难,犹太人在苦难中依然绽放着爱情、梦想与信仰之花。在这硝烟弥漫的年代,上海这座城市,以其包容和博爱拥抱着异乡的逐梦漂泊者。”贝拉说。

  随书附录上海电信档案系统中的珍贵史料,如大卫·麦德沃在上海工作期间的求职履历影印件、大卫与朵拉的婚礼图册等。

  

  ■大卫·麦德沃的求职履历影印件

  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陈徵表示:“《幸存者之歌》中的诗歌,再一次将我们带回了那个战乱纷飞的年代,它展现了犹太民族在‘二战’时期百折不挠的‘上海梦’,以坚定的信仰与浪漫主义情怀,穿越时空,超越苦难,吟唱在所有渴望和平与大爱的心灵之中。”

  出版家、评论家安波舜评价:“《幸存者之歌》是一部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讲述上海故事的最好范本:以虔诚的信仰和人性之美,切入故事,塑造灵魂,刻画人物;以通讯技术的爆发节点切入上海的工业文明,完整、准确地呈现出上海的历史和鲜活的众生。这种西方经典小说的叙事方式,注定会走向世界,引发共鸣。”

  据悉,《幸存者之歌》英文版将由汉学家葛浩文夫妇翻译出版。

  上世纪四十年代就职于上海电话公司的犹太青年大卫·麦德沃、朵拉,在战火纷飞的十里洋场演绎了生死悲歌,堪称上海版《乱世佳人》……

  

  浪漫主义旅加作家贝拉耗时五年,完成了长篇小说《幸存者之歌》,日前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并在上海书展首发。

  《幸存者之歌》所描述的这个故事,正是基于传奇制片人迈克·麦德沃的父母亲生平真实经历改编而作,生动描绘出二战期间犹太人在上海的跌宕起伏的命运卷轴。

  爱与信仰是创作的灵魂

  《幸存者之歌》以国际化的视野呈现了犹太民族流浪的命运,再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战火与硝烟横扫的人们所经历的离散、疾病、饥饿、痛苦、死亡、毁灭。

  

  该书作者贝拉(本名沈镭),出生于上海。她的浪漫三部曲《九一一生死婚礼》、《爱情神秘园》、《伤感的卡萨布兰卡》广受海内外读者喜爱,被誉为新世纪的浪漫主义文学代表人。《魔咒钢琴》等著作也被翻译成多国语言。

  谈及“犹太人在上海”系列长篇小说的创作契机,贝拉说到这是受到母亲的启发。母亲对她教诲:“要对文学抱敬畏之心,对人间万物怀谦卑之态。”

  而上海这座城市在人类面临苦难之际,展开它温暖的怀抱,这样的博爱与包容让贝拉引以为豪。

  

  贝拉说:“在我旅行海外的多年里,无论走到世界哪个角落,都有犹太人朋友对我提起那段历史。我的故乡上海,曾以她温暖的双臂拥抱了数万犹太难民。”

  这也让贝拉对创作“犹太人在上海”系列长篇小说抱有着一种使命感。

  在苦难中依然绽放爱情、梦想之花

  “《幸存者之歌》以当时通讯技术的引入切入上海的工业文明,完整准确地呈现出上海早期的电信往事与和鲜活众生,由此凸显出上海的开放与创新。”

  贝拉说,《幸存者之歌》记录了地下党红色组织秘密担当了保护电话通讯设备与传送情报的工作,他们为上海的重生浴血奋战,为共和国的诞生贡献了力量。

  因此,这也是一部向上海这座海纳百川的城市致敬、向上海早期电信发展的历史缅怀、向二战时期上海犹太难民抒怀的作品。

  

  “无论命运如何艰难,犹太人在苦难中依然绽放着爱情、梦想与信仰之花。在这硝烟弥漫的年代,上海这座城市,以其包容和博爱拥抱着异乡的逐梦漂泊者。”贝拉说。

  随书附录上海电信档案系统中的珍贵史料,如大卫·麦德沃在上海工作期间的求职履历影印件、大卫与朵拉的婚礼图册等。

  

  ■大卫·麦德沃的求职履历影印件

  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陈徵表示:“《幸存者之歌》中的诗歌,再一次将我们带回了那个战乱纷飞的年代,它展现了犹太民族在‘二战’时期百折不挠的‘上海梦’,以坚定的信仰与浪漫主义情怀,穿越时空,超越苦难,吟唱在所有渴望和平与大爱的心灵之中。”

  出版家、评论家安波舜评价:“《幸存者之歌》是一部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讲述上海故事的最好范本:以虔诚的信仰和人性之美,切入故事,塑造灵魂,刻画人物;以通讯技术的爆发节点切入上海的工业文明,完整、准确地呈现出上海的历史和鲜活的众生。这种西方经典小说的叙事方式,注定会走向世界,引发共鸣。”

  据悉,《幸存者之歌》英文版将由汉学家葛浩文夫妇翻译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