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雪人究竟是何物?DNA研究揭开这段百年传说的真面目

  • 日期:08-04
  • 点击:(1417)




  2019-08-01 22:15:27 造就

  这世间从此少了一段传说,多了一个真相。

  2013年秋,夏洛特·林奎斯特(Charlotte Lindqvist)接到一通电话。来电的是一家制片公司,他们正在为动物星球(Animal Planet)频道拍摄纪录片,主题是喜马拉雅“雪人”——根据传说中的描述,似乎是一种类似猿猴的生物。一般而言,正统的科学家都不愿去碰这类事情。“朋友或同事们都说,‘当心哦,不要把自己卷进去。’”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她不禁大笑。不过,她还是应承下来。

  

  林奎斯特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她是一名遗传学家,以熊为研究对象,而稀有的喜马拉雅棕熊(译者注: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一种棕熊,数量极其稀少)很有可能是雪人传说的一个肇端。制片公司Icon Films的团队想借助科学,调查雪人存在与否;而林奎斯特则希望借此机会探究谜一般的喜马拉雅棕熊。

  获取野熊DNA着实不易。这些年来,身为布法罗大学教授的林奎斯特建立了一个联系人网络,由阿拉斯加的野生生物学家组成。他们寄来的样本中,有的加深了我们对北极熊进化的了解。对于在喜马拉雅一带活动的熊类,科学家知之甚少。但既然有制片公司出钱,送摄制组前去喜马拉雅,收集可能出现的毛皮与骨头样本,她说不定可以顺水推舟,搞个科学项目出来。

  

  夏洛特·林奎斯特。一旁是标示雪人样本发现地点的地图。

  这场跨界协作的结果于近日发表在《皇家学会学报》B刊。借助DNA,林奎斯特和同事们对九份“雪人”样本进行了鉴定。

  这些样本包括:一位精神疗愈师在某洞穴内捡到的大腿骨,经检验属于一头西藏棕熊(译者注:生活在青藏高原东部的一种棕熊,是世界上最稀少的棕熊品种);一座寺庙内的动物干尸毛发,经检验属于一头喜马拉雅棕熊;30年代被纳粹收藏的动物标本的一枚牙齿,经检验为狗牙。其余样本分别来自另外五头西藏棕熊和一头亚洲黑熊。为了跟已证实的熊样本形成对比,林奎斯特还动用了她的联系人网络。成员们从各个博物馆、动物园和巴基斯坦红其拉甫国家公园发来熊毛、熊骨和熊的粪便,以供进行基因比对。

  总之,这场雪人猎寻行动意外描绘了喜马拉雅一带熊类出没的踪迹。一直以来,西藏棕熊和喜马拉雅棕熊都被视为棕熊的两个亚种,在基因上有明显的区别。大约65万年前,冰川的形成使一个棕熊群落与外界隔绝,跟其他所有棕熊分道扬镳,它们最终进化成了今天的喜马拉雅棕熊。如今,它们已经成为极度濒危物种。

  

  在巴基斯坦北部拍摄到的喜马拉雅棕熊,包括一头母熊和两只熊崽。

  李奎斯特研究的焦点是线粒体DNA。这种小小的细胞器拥有独立于染色体的小段DNA。线粒体DNA只能进行母系遗传,但在测序操作中,它可以以量取胜。涉及到发生降解或几十年前的样本时,这一优势就会凸显出来。最后,她的团队首开先例,对罕见的喜马拉雅棕熊的线粒体进行了完整测序。

  其他科学家也曾对疑似雪人样本进行过测序,值得一提的是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布莱恩·赛克斯(Bryan Sykes)。2013年,英国第四频道就曾播出一部雪人纪录片,摄制组与这次是同一个(显然,人们对雪人一直抱有兴趣)。塞克斯在片中提出,这些毛发跟现代熊类并不匹配,它们来自一头4万年前的北极熊,暗示雪人其实是某种未知熊类,也许是某种杂交熊类。后来,塞克斯在某科学期刊发表了相关结果,但其他科学家指出,他凭借区区一个线粒体基因的某个片段,进行了过度的推演。

  林奎斯特认为,她这次进行测序的一份样本,与几年前赛克斯使用过的样本是相同的,而在与完整的线粒体基因组进行比对后发现,那些疑似雪人的毛发其实来自一头喜马拉雅棕熊。哥本哈根大学古生物学家罗斯·巴尼特(Ross Barnett)表示,使用完整的线粒体基因组,将熊放回到进化与地理背景之中,这样的研究方式非常有新意。

  动物星球的这则纪录片于2016年5月播出,取名《雪人存在吗?》临近片尾时,林奎斯特揭开了DNA测序结果的最后一部分。这部纪录片不断地为这个镜头铺垫,暗示雪人可能是某种未知的杂交熊类——甚至可能是未被发现的原始人类。

  “最后我不得不坦言,这些都是熊,当时我兴奋不已,因为我一开始就是奔着熊而来的,”林奎斯特说。“他们显然有些失落。”

  翻译:雁行

  来源:The Atlantic?

  造就:剧院式的线下演讲平台,发现创造力

  这世间从此少了一段传说,多了一个真相。

  2013年秋,夏洛特·林奎斯特(Charlotte Lindqvist)接到一通电话。来电的是一家制片公司,他们正在为动物星球(Animal Planet)频道拍摄纪录片,主题是喜马拉雅“雪人”——根据传说中的描述,似乎是一种类似猿猴的生物。一般而言,正统的科学家都不愿去碰这类事情。“朋友或同事们都说,‘当心哦,不要把自己卷进去。’”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她不禁大笑。不过,她还是应承下来。

  

  林奎斯特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她是一名遗传学家,以熊为研究对象,而稀有的喜马拉雅棕熊(译者注: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一种棕熊,数量极其稀少)很有可能是雪人传说的一个肇端。制片公司Icon Films的团队想借助科学,调查雪人存在与否;而林奎斯特则希望借此机会探究谜一般的喜马拉雅棕熊。

  获取野熊DNA着实不易。这些年来,身为布法罗大学教授的林奎斯特建立了一个联系人网络,由阿拉斯加的野生生物学家组成。他们寄来的样本中,有的加深了我们对北极熊进化的了解。对于在喜马拉雅一带活动的熊类,科学家知之甚少。但既然有制片公司出钱,送摄制组前去喜马拉雅,收集可能出现的毛皮与骨头样本,她说不定可以顺水推舟,搞个科学项目出来。

  

  夏洛特·林奎斯特。一旁是标示雪人样本发现地点的地图。

  这场跨界协作的结果于近日发表在《皇家学会学报》B刊。借助DNA,林奎斯特和同事们对九份“雪人”样本进行了鉴定。

  这些样本包括:一位精神疗愈师在某洞穴内捡到的大腿骨,经检验属于一头西藏棕熊(译者注:生活在青藏高原东部的一种棕熊,是世界上最稀少的棕熊品种);一座寺庙内的动物干尸毛发,经检验属于一头喜马拉雅棕熊;30年代被纳粹收藏的动物标本的一枚牙齿,经检验为狗牙。其余样本分别来自另外五头西藏棕熊和一头亚洲黑熊。为了跟已证实的熊样本形成对比,林奎斯特还动用了她的联系人网络。成员们从各个博物馆、动物园和巴基斯坦红其拉甫国家公园发来熊毛、熊骨和熊的粪便,以供进行基因比对。

  总之,这场雪人猎寻行动意外描绘了喜马拉雅一带熊类出没的踪迹。一直以来,西藏棕熊和喜马拉雅棕熊都被视为棕熊的两个亚种,在基因上有明显的区别。大约65万年前,冰川的形成使一个棕熊群落与外界隔绝,跟其他所有棕熊分道扬镳,它们最终进化成了今天的喜马拉雅棕熊。如今,它们已经成为极度濒危物种。

  

  在巴基斯坦北部拍摄到的喜马拉雅棕熊,包括一头母熊和两只熊崽。

  李奎斯特研究的焦点是线粒体DNA。这种小小的细胞器拥有独立于染色体的小段DNA。线粒体DNA只能进行母系遗传,但在测序操作中,它可以以量取胜。涉及到发生降解或几十年前的样本时,这一优势就会凸显出来。最后,她的团队首开先例,对罕见的喜马拉雅棕熊的线粒体进行了完整测序。

  其他科学家也曾对疑似雪人样本进行过测序,值得一提的是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布莱恩·赛克斯(Bryan Sykes)。2013年,英国第四频道就曾播出一部雪人纪录片,摄制组与这次是同一个(显然,人们对雪人一直抱有兴趣)。塞克斯在片中提出,这些毛发跟现代熊类并不匹配,它们来自一头4万年前的北极熊,暗示雪人其实是某种未知熊类,也许是某种杂交熊类。后来,塞克斯在某科学期刊发表了相关结果,但其他科学家指出,他凭借区区一个线粒体基因的某个片段,进行了过度的推演。

  林奎斯特认为,她这次进行测序的一份样本,与几年前赛克斯使用过的样本是相同的,而在与完整的线粒体基因组进行比对后发现,那些疑似雪人的毛发其实来自一头喜马拉雅棕熊。哥本哈根大学古生物学家罗斯·巴尼特(Ross Barnett)表示,使用完整的线粒体基因组,将熊放回到进化与地理背景之中,这样的研究方式非常有新意。

  动物星球的这则纪录片于2016年5月播出,取名《雪人存在吗?》临近片尾时,林奎斯特揭开了DNA测序结果的最后一部分。这部纪录片不断地为这个镜头铺垫,暗示雪人可能是某种未知的杂交熊类——甚至可能是未被发现的原始人类。

  “最后我不得不坦言,这些都是熊,当时我兴奋不已,因为我一开始就是奔着熊而来的,”林奎斯特说。“他们显然有些失落。”

  翻译:雁行

  来源:The Atlantic?

  造就:剧院式的线下演讲平台,发现创造力